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一百三十章 生死关……超越剑意的一剑!(求订阅!求月票!)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2551 2019-06-11 18:29

有人说将死之人念头会转的很快,一瞬会变得很长。

长的足以回顾一生,足以想起很多放不下的人,足以想通很多想不通的事,也足以大彻大悟。

这已经不是陈晓第一次濒临绝境了,他已经经历过一次极度痛苦的“死亡”。

那一次陈晓第一次窥见了死亡之间的大恐怖,所以当第二次“死亡”来临的时候,陈晓比第一次平静了很多。

至少他很快的明白了一件事。

既然必死,也就无需害怕了。

陈晓眼前再次浮现出了第一次观阅拔剑术的时候,黑衣剑客与白衣剑客的决战的场景。

白衣剑客很强,强到在九株剑星草中陈晓看了三千剑意,也只能看懂七分,

千里飞雪,惟余莽莽,一剑既出,敢叫日月换新天,是改天换地的王道之剑!

这一剑可杀百万人,但是却只用来杀一人!

反观黑衣剑客,闭目而立,像是一个死物。

白衣剑客的剑瞬息而至……黑衣剑客拔剑,飞雪倒冲而起,白衣剑客被斩死。

重演了一变之后,陈晓心头一切都明晰了起来。

他对拔剑术的理解有误,不能说全错,只是对了一半,错了一半。

置之死地然后生,把握拔剑的时机,这一点没错,只是他理解的还不够透彻。

置之死地,不是让他在临死的那一刻绝地反击,而是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当自己已经死了。

在时间意义上加速了自己的死亡,所以才能真正的置生死与度外。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而他提前跨越了这种恐怖,才能平静的面对这一剑。

冷静,极致的冷静,像尸体一样冷静,已经是死了的人,是没有必要害怕的。

所以他的剑很快,快到超越了时间,快到剑在鞘中的时候,其实已经出剑了,快到白衣剑客还没出剑,其实就已经死了!

飞雪之所以冲天而起,不是因为黑衣剑客那一剑有多强,而是白衣剑客已经死了,所以没有出剑,自然也没有千里飞雪的剑意。

陈晓的双眼渐渐地变得深邃起来,熹微的光芒在眼中,生了又灭,灭了又生。

弹指一瞬,一弹指有六十刹那,一刹那就九百生灭。

将死之人念头会转的很快,一瞬会变得很长,已死之人则把一瞬留住,一瞬永恒。

这一瞬足以干很多事,比如……再出一剑。

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可能还在这一瞬,但也像过了一万年。

等到陈晓回过神的时候,便是感觉到一股暖流从自己的脸上划过,额头上轻微的刺痛传来。

陈晓伸手摸了一下,是血,眉心被刺破了,而自己的一根指头则是插在老人的眉心中,完全没入。

老人已经气绝,死在当场,右手还攥着自己的竹剑。

陈晓后退了一步,淡淡的回味着刚才那一剑的玄妙,却是不论如何也找不到那种心境了。

陈晓默然。

可以说刚才自己的一剑,已经不是剑意了,而是仿佛超越了剑意的一种东西,很强,但是也很危险。

陈晓擅长趋利避害,剑走偏锋,刚才那种必死之局的出现和那生死之间的大彻大悟,只是个意外。

虽然陈晓现在已经明白了拔剑术的真意,但是他依旧看不破生死,也没法再次用出那一剑。

假如真正想要领悟那至强的一剑,必须直面生死的话,陈晓不会再去轻易尝试。

这是性格问题,是选择的问题,跟心性无关。

陈晓从始至终对剑道没有执着,甚至他对仙道,武道都没有执着,变强只是为了求生,而不是为了找死。

为了求取剑道悍不畏死,在生死的边缘疯狂的试探,直至现在陈晓也觉得那是愚蠢的行为。

万一不小心真的死了呢?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讲只有一次,陈晓认为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要死的时候,他不会因为死因是自己作的而悔恨……

陈晓挖开了第四座坟。

第四座坟里没有帛书了,而是一面被血染成暗红,残破的,边缘带着一丝烧焦痕迹的旗帜。

陈晓能认出来,这是红星共和国的国旗。

它的样子,已经证明了它所经历的战争有多么残酷。

陈晓想起了老人刚才情态,以及剑意中隐约包含的悲怆和决绝,或许这才是他剑意的来由。

陈晓不知道他守住的什么,也许是一城,也许是一国,不论是什么,都值得敬佩。

“感动中存在的力量么?”

陈晓的心情莫名的有些沉重。

老人的剑意虽然被他破掉了,但是他不仅没有胜利的喜悦,反而有种胜之不武的感觉。

也确实胜之不武,大自在真我剑,来自仙界,是无上剑典,他领悟的东西也凌驾于剑意的层次之上,而且他不保证还能用出这一剑。

老人这一剑给了他很大的启发,剑意是存在于心中的力量,寻找自己的感动,这可能是一种领悟剑意途径。

陈晓继而看向第五座坟,木牌上的刻文是,平天下。

毫无疑问,这一座坟前出现的老人会更强,而他却不会把自己的生死押在他不一定能用出来的至强一剑上。

陈晓叹了口气,眼神变得肃穆起来沉声道:“我不知道先生是谁,但是启发之恩,可为陈某半师,也受得起陈某人一拜……得罪了!”

陈晓说完,直接跪在第五座坟前,一个响头磕下。

“砰!”

就在这个时候,神剑崖瞬间刮起一阵大风,大雾被吹得逸散开来,露出天空。

一道臂粗的雷电从晴空直射下来,老人也瞬间出现在了坟头上面。

紧接着闪电精准无比的劈在了老人的头上,一路贯通落在坟头上,老人和第五座坟齐齐炸开了花儿。

陈晓以袖掩面,挡住飞沙走石,等到尘埃落下,才移开袖口,看到原本的坟头被劈出一个大坑,老人被劈成飞灰,就是倒吸一口冷气。

“嘶……”

随即陈晓的脸色就有点复杂了,跟他料想中的没错,当初叫了练青衣一声妈,练青衣差点被电打死,现在他对着坟又是下跪又是磕头,不出问题就有鬼了。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狠。

“这命,可真够呛……”

随即陈晓便是朝着第六座坟看去,带着一丝愧疚,一丝不忍,还有一丝跃跃欲试。8)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