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八十一章 一锅粥,一碟豆(第一更!求推荐票!)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2468 2019-06-11 18:27

“夫君,夫君……您在想什么?”

苏九儿低声的呼唤把陈晓从恍惚中唤醒。

陈晓摇摇头:“没什么。”

“咕噜……”

一阵腹鸣声响起,苏九儿愣了一下,陈晓脸色有点尴尬。

苏九儿掩住嘴角轻轻道:“夫君进来精神混沌也没什么胃口,当是饿的狠了,等九儿侍弄写吃食来。”

陈晓老脸一红:“好,好……”

陈晓在外逗弄了一会儿旺财,便是听到苏九儿呼唤吃饭,便是进了屋子。

等到陈晓落座,便是怔了一下,却见这案上只有一个粗砂锅,一个小竹碟子。

碟子里放了几颗酱豆,堪称屈指可数,陈晓拿起羹匙在砂锅里搅了一圈,便是有几颗粟米被激扬而起,等到不搅了,便又沉了下去。

陈晓不动声色道:“九儿,怎么不坐下吃饭?”

苏九儿摇摇螓首:“九儿已经吃过了。”

陈晓“嗯”了一声,便是夹起一颗酱豆,吞入口中,仔细的咀嚼起来,尽管酱豆涩苦咸的要齁死人,但是陈晓却依然吃的津津有味,甚至神情享受。

一颗咸豆子吃进去,再舀起两口米汤,灌下去。

就这样,陈晓一餐吃的极慢,约莫过了盏茶的时间,也才吃了三颗酱豆,八口米汤。

陈晓揉了揉肚子脸上升起一抹笑意,虽然只是个水饱。

陈晓看向苏九儿,温和道:“我吃饱了,九儿可再吃些?”

苏九儿摇头:“九儿不吃了,若是夫君吃饱了,便是留待下顿再用。”

陈晓却是摆摆手道:“我俩是要求富贵之人,怎可再吃剩饭,若是九儿不吃,我便把这些倒掉了。”

苏九儿脸色一变,见到陈晓已经端起砂锅紧忙道:“夫君不可……”

陈晓回头含笑道:“那九儿吃不吃?”

苏九儿眼眶红了一些,咬着嘴唇“嗯”了一声,。

陈晓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跳漏掉了一拍,连忙转过身去。

要死……要死……

“滴答……滴答……”

陈晓摸了一下鼻子,苦笑不已,这么下去迟早要废啊。

“九儿,等会儿带我,去市上看看,顺便把几日纺的布料卖了。”

苏九儿抽抽鼻子,应承了下来。

……

两人都吃完饭,便是来到了郡城的集市,二人的家里,离着焦阳郡城不远,因为战乱,路上遇见不少逃难的流民。

哪怕是到了郡城之中,普通的民众也都是面黄肌瘦,有些民不聊生的味道。

陈晓抱着三匹绢布疑惑道:“九儿,如今是哪一年?”

苏九儿亦步亦趋的跟着陈晓,闻言答道:“按照市上的人说,好像是襄王三年,相公怎么想起问这些来了?”

陈晓眉头微皱,襄王三年,看着以黄土为主的建筑风格,还有来往农民肩头抗着的青铜农具,以及所用的环钱,难道自己穿越到了周朝。

这倒是有点麻烦了,现在的民众还处于蒙昧时代,自己所学所用,恐怕很难在这里派上用处。

看着苏九儿迷惑的眼神,陈晓摆手示意没什么。

二人到了布庄,在陈晓一番口舌之下,不仅没有被那刘大妈克扣,反而将一丈绢布卖出了十文的价钱,一匹一丈半,共计卖出了四十无文钱。

倒是把苏九儿高兴的不成,很不得把陈晓夸到了天上。

“夫君真是厉害,竟能多卖出这么些钱,三文钱的蚕茧就能织一匹布,那一匹布就能赚文十二,这四十文钱,买的蚕茧就可以赚……可以赚……”

苏九儿板着指头,碎碎念。

“一百一十六文?”

陈晓笑呵呵道。

苏九儿大眼睛一下子瞪了起来,捂着小嘴低呼道:“好多钱!”

然后苏九儿赞叹道:“夫君真厉害!”

陈晓心中暗叹,一百文钱,这可能已经是苏九儿想象的极致,并且能让她高兴成这个样子,甚至从未计较她需要在这些上面耗费多少心力。

苏九儿显然提起了性子:“我纺一匹布要四天,紧一紧的话三天就行,那样一个月就是十匹,咱一个月要花三十文,那就能存下七十文……再加上夫君打鱼,一月也存上一些……”

陈晓就这么默默的听着,也不插话,他不觉得这些很烦,反而觉得这么一个“穷算计”的媳妇,心里总有种淡淡的幸福感。

尽管他不会让这种窘迫的境遇持续太久,但是他很享受现在。

“等到存些钱了,就可以买上两亩地,也胜过夫君出海打渔那般危险。”

听着苏九儿的碎碎念,陈晓心里像是灌了一缸子蜜,美的快要得意忘形了。

真贴心的……这媳妇好……贼好!

“等到日子安稳些了,咱们就可以……”

说着说着,苏九儿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看着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的陈晓,低声道:“夫君老看着人家作甚……”

陈晓饶有兴致的追问道:“咱们可以怎么样?”

苏九儿脸颊绯红,咬着嘴唇道:“咱们就可以拜堂成亲……妾身也可以给陈家留个后……”

陈晓眉开眼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好媳……九儿……”

陈晓话说一半突然顿住,突然改了口,眼中闪过一道恍惚之色。

好像冥冥之中他在告诉自己有些话不能说。

陈晓摇摇头,甩去一些毫无头绪的事情,笑呵呵道:“走,咱们逛一圈集市,买点米面。”

苏九儿刚才似乎羞煞了,只是低着螓首,跟在陈晓身后不再说话了。

陈晓也由着她,便是一路在集市里穿行,随谁都能侃上两句,小到家长里短,市价行情,春种秋收,大到田法兵制,天文地理,不论是贩夫走卒,还是路上行人,能聊什么聊什么,甚至连乞丐都不放过。

“大日仙宗黄粱上人追袭猛鬼于市,闲杂人等速速退避。”

一声高高的吆喝,随即便是看到路边纷纷乱了起来。

随即便是看到这府兵招摇而过开道,一个身穿道袍的老叟从远处一路狂奔而来,手中提着一把长剑,舞的飞快,随即凌空跃起,从袖筒里甩出一沓黄色符纸,然后竖剑一刺,落在地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