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五十一章 那孩子叫什么?(求推荐票!)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2877 2019-06-11 18:26

陈晓看着身边一言不发的聂玲玲,直接个气乐了:“你还耍上脾气了?故意的吧?”

陈晓心里明镜这是小丫头的抗议。

“真亏你能想得出来!”

聂玲玲小脸一扭“哼”了一声:“你说了准时来接我的!”

陈晓有点无奈:“我有事儿耽误了,不也没晚多长时间么。”

聂玲玲冷笑道:“男人总会对自己的错误找理由!”

陈晓有点牙疼。

“那你想怎么样?”

聂玲玲又“哼”了一下:“你先说对不起!”

陈晓瞪了聂玲玲一下:“要造反?”

聂玲玲当时就是小嘴一扁,嚷嚷道:“陈晓,你变了,你说要准时来接我的,结果第一天你就迟到了,这点小事儿就能看出来你靠不住,给你当童养媳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陈晓吓了一跳,赶紧把聂玲玲的嘴捂住,看着小区周围行人投来的诡异目光,陈晓心里哀叹……造孽啊。

“对不起,行不行?”

陈晓咬牙切齿道。

聂玲玲把陈晓的手扒拉开,鄙夷道:“一句对不起就完了么?”

陈晓瞬间僵硬。

“说吧,你到底想咋的?”

聂玲玲傲娇的仰着小脸:“我明天不去幼儿园了,老园长都说了,我很听话,不用上幼儿园了!那些小孩太幼稚!”

陈晓翻了一下眼睛,都是借口。

“怎么才不幼稚?上大学?跟我一个班行不行?”

聂玲玲这次倒是绷着小脸认真的琢磨了一下:“那倒也不是不可以。”

陈晓有点哭笑不得:“想屁吃吧,你不用上完一节课,警察就在门外等着抓你了。”

五岁的孩子上大学,不论放在什么时候,都算是比较轰动的了,一代神童横空出世,赶上这个时候,不被关注都难。

新街口处处都是摄像头,要是想查,想查出小丫头的身份简直不要太简单,当时那几个“警察”也应该是着急把聂玲玲的母亲逮捕,所以才没有注意这些细节。

聂玲玲听到“警察”两个字,明显小脸白了一下,大眼睛里满是惊恐。

陈晓也觉得失言了,连忙打岔:“那你就说吧,不上学你想干啥?”

聂玲玲努力的吸了一下鼻子坚定道:“陈晓!我要变强!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你一定知道怎么变强对不对?”

陈晓看着小丫头一副二次元的热血嘴脸,就有点头疼。

不过陈晓也觉得,这丫头实在是有点不适合幼儿园了,而且自己永远不可能时时刻刻带在小丫头身边,修炼也不是不可以。

沉吟片刻,陈晓道:“算了,明天不上幼儿园了。”

聂玲玲惊喜道:“真的?”

陈晓点点头道:“嗯……不上幼儿园了,但是也不能再家里呆着,去上小学。”

聂玲玲又炸毛了:“陈晓!”

“来自聂玲玲的怨念+208.”

陈晓严肃道:“不充……充电学习怎么能变强?就算我教你绝世武功,你也看不懂,学会不会!”

聂玲玲梗着脖子道:“你怎么知道我学不会?”

陈晓漠然道:“你懂什么叫天之道损有余而不不足么?你知道什么是天罡三十六变么?你知道什么地方是星辰大海的尽头么?”

聂玲玲茫然的摇摇头:“我不知道。”

陈晓点点头,不知道就对了,我也不知道。

“你好好上学,天天向上,科学文化知识是修炼变强的第一源动力。”

聂玲玲狐疑道:“你的表情,确定不是在忽悠我?”

陈晓:“咳咳……我什么时候忽悠过你,只要你好好学习,不在作妖蛾子,我就教你修炼。”

聂玲玲犹豫了半天,才点点头道:“好!我就信你一次。”

陈晓松了口气,总算把小丫头忽悠过去了。

他从小丫头说要变强的时候,就明白了,母亲被抓走那件事已经成为了聂玲玲的执念。

陈晓摇摇头,这小丫头还是信不着自己啊。

“走吧。”

聂玲玲这回倒是不耍脾气了,仰着头看着陈晓:“陈晓,我饿了!”

陈晓:“回去就吃饭。”

当陈晓带着聂玲玲走出小区门口的时候,车祸现场已经围了不少人。

“这司机命可真大,这么大的车祸都没死!”

“是啊,这得是祖上积了多少辈子的德?”

“命可真硬,据说被救出来的时候还会说话呢!”

陈晓耳力灵敏,走到路边的时候,就听到了围观群众的议论,顿时就是满脸错愕。

没死?

还能说话?

这不科学啊……狗蛋!

陈晓顿时惊疑不定起来,拉过一个大妈,问道:“阿姨,这司机没事儿?”

大妈也没管陈晓是谁,纯当他是好凑热闹,兴致勃勃道:“可不是么,我当时就在跟前看着呢,被救出来的时候一脸都是血,都以为他死了,结果抬上担架的时候倒好,一个激灵就醒过来了,还指着水泥罐车司机,说……说啥来着……对……你摊上事儿了,你摊上大事儿了……呵呵,当时就给那个水泥罐车司机吓哭了,还以为是厉鬼来索命了!估计啊得不少赔……”

陈晓扯着聂玲玲走了,腹中疑窦丛生,难道在最后一刻觉醒了?

什么觉醒这么尿性,钻石灵根么?那种车祸金灵根都得碰死了吧?

……

回到了酒店,陈晓看到了醉云仙门口拍了一条整齐的长龙,看样子全都是乞讨者,档口里面忙的脚打后脑勺。

进了屋陈晓却发现,大厅里除了三两桌客人,几乎都没什么人,不过陈晓倒是也没在意。

知会了一下服务员点几个菜,陈晓问了一下练青衣在不在,结果被告知还没有回来。

陈晓眉头大皱,这家伙去哪了?算了,等她回来再问吧。

那个司机的事儿,陈晓装了一肚子疑惑,不过练青衣应该能从中看出点什么。

吃完饭,陈晓就进了练青衣的房间,准备等她回来,顺便修炼一下小天龙身。

……

江陵大学会议室。

大门被牢牢的封锁住,而一群穿着教职工服装的“老师”在严肃的审批试卷,其中也包括那个“刘老师”。

会议室上首,坐着一位穿着灰色中山装的国字脸老人,梳着整齐的大背头,手里捧着一沓筛选出来的试卷,气派非凡。

不过老人明显现在不是很好。

“砰!”

老人把试卷愤然砸在会议桌上狂怒道:“混账!目无法纪!胆大包天!拿国家当儿戏!狼心狗肺的东西!国家在他们眼里连草芥都不如么?”

整个屋里都是噤若寒蝉,批卷的“老师”也都不敢动笔了。

老人剧烈的喘息,眼中除了愤怒更多的是失望和痛苦。

隔了好一会,刘老师缓缓的站起身,犹豫道:“老首长,您可别气坏了身子,我记得一个学生,给我印象还不错,要不您看看他的卷子?中医系的还没拆封呢。”

老人长长叹了一口气:“唉……拿来看看吧,那孩子叫什么?让黄秘书去找。”

刘老师想了想道:“好像叫陈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