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二百四十四章 谁心更诚?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2442 2019-06-11 18:33

全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孙不归的身上。

药王谷的谷主,在整个修行界的地位都算的上尊崇,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大人物了。

孙不归也展现出了一宗之主气度的涵养,哪怕是陈晓在他儿子的婚宴上大闹,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愤怒情绪,但是所有人也都知道,孙不归坐不住了。

在这么下去,不论结果如何,药王谷的面子就要丢干净了。

陈晓也没有刻意的去挑衅孙不归,而是平静的看着他。

孙不归缓缓道:“这么闹下去,终究是毫无意义的,你身为国策院的先生,一国之将领,你不在乎体统,但是我药王谷却在乎。”

紧接着孙不归继续道:“我不管你和楚家的女儿是什么关系,我也不在意这些,我只知道楚红鱼现如今是我孙家明媒正娶的儿媳妇,你最好不要再闹,不然的话,小心失了体面。”

陈晓静静的等孙不归说话,同时也在判断着以孙不归为首的药王谷的态度。

如若不是迫不得已,陈晓不会选择开战这条路,他虽然在灵气复苏的初期,已经积累了一些变强的资本,但是想要成为真正的强者,还需要时间。

当看到孙不归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陈晓也看出了孙不归的态度。

孙不归也不想开战。

因为一旦开战,并且公开斩杀了一位国策院的老师,一位将军,造成的舆论影响势必是空前的。

任何修真势力,都不会在根基维稳的时候,跟整个神州站在对立面上。

陈晓由于研习唐四方的骗术,致使他对人性的了解远远超出常人,也在郭老头为他建立的庞大的知识体系之下,具有了极其长远而宏阔的眼光和和格局。

他深刻的明白,在修真势力出现在人们视线中的时候,带来的不仅仅是普通人对修行长生的向往,同时还有对强大力量的恐惧。

“人永远都对未知的传说充满了憧憬,但是当传说到来之时又如叶公好龙一样充满忌惮……事实……就是这样啊……”

修行者在灵气复苏的背景下,远比常人觉醒者更强,因为他们已经提前起跑,同时也不受国家和法律的约束。

一旦发生以修行者发起的恶**件被传播出去,对正在蓬勃发展的修行势力,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所以哪怕这一路上拦阻重重,刺杀不断,但是当自己来到了婚宴上之后,药王谷却并未直接动手。

陈晓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孙宗主要谈体面,那我们就说体面,我从来不认为灵气复苏,是让人类文明倒退的坏事,你说对么?”

孙不归眉头微皱,有点不太明白陈晓为什么顾左右而言它,不过他也如实回答道:“灵气复苏,代表着末法时代的结束,万物滋长,苍生开启灵智,在大地上的人们重新看到了飞升长生的希望,文明的传续的更加久远,自然是进步的好事。”

其余的人也都不解,怎么两个人的谈话变成了人类文明的进步和后退这样的论题。

陈晓微笑道:“那还说什么明媒正娶,这本身就是封建残余,现在的文明社会提倡自由恋爱,反对包办婚姻。”

“难道你给了聘礼,找个媒人说和,这就是顺理成章了?还是说,你们药王谷,身为修行者,人类文明的先行者,反而拥有着腐朽愚昧的独裁思想?”

孙不归的脸色一僵,他说陈晓怎么会突然说这样的题外话,原来这小子,早就挖好坑等着埋自己了。

“来自孙不归的怨念+3471.”

陈晓撇撇嘴,药王谷谷主不过如此,没想到才是金丹期。

江平潮惊喜的看着陈晓,狠狠的拍了一下季知年的大腿,咬着牙缝道:“这得好!”

江平潮完全没想到,这小子简直就是个政治天才,连一个包办婚姻都能上纲上线,扯到独裁思想上去。

放在那时候,这小子写大字报绝对是一把好手!

季知年瞪了江平潮一眼,咋不拍你自己大腿呢,但是脸上也傲然的嘲讽道:“孙不归一肚子花花肠子,这么多年,谁都比不上他能算计,却万万不该轻视这小子。”

周一品神情古怪的笑道:“这小子,不仅会给人带帽子,还会给人扣帽子。”

不过孙不归毕竟不是孙青鼎那样的嫩货,容易被陈晓激怒,只是一不留神被抓住了言语上的漏洞。

孙不归摇摇头道:“这么说有些言重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仅仅只是一些大义上的东西,名分往往是排在第二位的,而排在第一位的,则是家长对孩子的关怀和爱护。”

孙不归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沉凝:“自由并不是放纵,家长希望门当户对,也是为了子女婚姻幸福,不会因为层次差距而产生不幸,而违背父母期许的婚姻,则是在辜负父母的情谊,这是不孝的举动,而难道自由,则就是违背父母期许的不孝么?”

孙不归显然也不是易予之辈,三两句就从父母情感的角度上,化解了陈晓独裁的说法。

然而这还没完,孙不归继续坦然道:“那便退一步,就在你和楚红鱼情投意合的情况下,看看楚家的长辈是否愿意将女儿嫁给你。”

哪怕是陈晓,都觉得孙不归这一手耍的漂亮,以退为进,所有对药王谷的误解都化解于无形。

言外之意,哪怕我药王谷不娶楚红鱼,楚家能把女儿嫁给你么?

尽管所有人都心里有数,凭楚家和药王谷的关系,怎么还会接受陈晓。

楚家不同意婚事,陈晓和楚红鱼的结合,也属于私奔,也绝对无法促成官方和楚家的合作。

楚家老太原本处于闭目养神之中,此时听到了孙不归的话,便抬起眼皮道:“我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孩子,不过既然能当上老师,一国之将,还是江将军的干孙子,那身份自然是般配的,而人品我也无从确定,武断的决定,都有些不负责任了。”

楚老太眼睛睁大了一些,然后突然笑道:“两家的都是好孩子,但是我希望的是给我孙女找个体己的人儿,而现在最直接能看出你们两个人的诚意的,那就只有聘礼了。”

孙不归一愣,他没想到楚家老太太会这么说,一副一碗水端平的样子,不过随即也明白了,这样的说法貌似也最妥当。u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