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三章 如果你妈要拿刀捅你,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2639 2019-06-11 18:24

全当没看着胡东的表情,陈晓从树根底下站起来,拍拍身上的雪花:“那我先回家了,你们吃,等会儿王医生可能还要去家里。”

有枣没枣打三杆子……管它出没出事儿,先讹点。

胡东脸色纠结:“还吃啥啊,我还是去学生会召集人手吧,人多力量大。”

“是啊。”

“这么大的南陵城,单凭医生怎么找?”

张志林和许之一也跟着附和。

陈晓义正言辞道:“这是私事,不要麻烦大家,我自己能处理……”

看着胡东欲言又止,陈晓补充道:“如果需要帮助,我会开口的。”

要是那么容易就找到了,还怎么讹钱?

不是陈晓铁石心肠,而是他心里对父母根本就没什么概念……哪怕有,也是愤恨,现在让他为一个陌生人的母亲牵肠挂肚实在是太为难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胡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勉强道:“好吧,要是需要帮忙,直接打电话。”

“好。”

陈晓满口答应,转身离开。

看到陈晓一走,张志林嘀咕道:“我怎么觉着,陈晓好像不太想找到他妈啊。”

胡东顿时就怒了:“放屁!想什么呢?”

张志林不满道:“你跟我急什么啊!你没听着他亲口说的要讹钱,我看以后得离他远点,连自己亲妈都不惦记……还抢钱,以后准得进监狱。”

胡东脸色一变,破口大骂:“我去你麻痹!”然后一脚就照着张志林肚子踹了过去。

胡东将近一米九大个,虎背熊腰,张志林还不到一米七,一脚踹出去的效果,就像是东风大卡撞上了摩拜单车,张志林瞬间起飞。

“砰!”

张志林直接翻在雪地上,摔蒙了。

许之一也被吓了一跳:“胡东,你干嘛?”

胡东却是没有搭理许之一,喘着粗气骂道:“呼……臭傻币!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要是从小没爹没妈,别说考大学,死哪个犄角旮旯都不知道……有本事在陈晓面前说,丫削不死你!呸!垃圾!”

三年同寝,胡东最清楚陈晓过着怎么样的日子,他明白,他过的是生活,而陈晓……是生存!

打五份工,还捡矿泉水瓶,两块钱三个馒头能吃两天。

但是虽然这样,陈晓依旧很努力的过每一天,勤恳,积极。

熬夜学习,每天只睡三个小时,三年记下的笔记比他还要高,

这样的一个人,哪怕最终走向罪恶,或许也不是他的罪过,而是因为命运对他太过刻薄。

……

而此时已经坐上公交的陈晓并不知道胡东为他仗义出手。

213路公交,从大学城直达lc区,也是首发站到终点,2块钱,距离23公里,用时40分钟,时间刚好,还有富裕。

车程漫长,陈晓还眯了一觉,被售票员叫醒才下车,车站就在小区跟前。

走到小区里面,陈晓就看到了他家楼下已经聚集了一大堆人,吵吵嚷嚷。

陈晓有点纳闷,又因为供暖不好拒交物业费组织签字了?

只是走进才听到,这些人说的什么。

“这么漂亮的闺女,有什么想不开的,非要跳楼!”

“这到底是谁家啊?”

“警察怎么还不来啊!”

跳楼?

陈晓抬头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顶层七楼的一户,这么大的雪天却开着窗户,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横跨在窗口,一手拿着香烟神情享受的吞云吐雾。

女人身上披着一个白被单,随风飞扬,双眼迷离,看着远方。

然而,让陈晓愣住的,并非此女太美,也不是她穿的太少,而是开窗户的那家,分明就是他家,而这女人好像……是他妈!!!

没错!

就是这个身体主人他妈。

这王医生怕不是个乌鸦嘴。

陈晓脸一下子就黑了,一个高危精神病人,是怎么从城南到城北找到家的?而且……还进屋了?怎么进去的?

琢磨了半晌,陈晓心里纠结,这家,是回啊,还是不回。

要是跳下来,无疑是精神病院全责,凭他的手段,讹不死他们。

可是……虽然没什么感情,但是,毕竟还是这个身体的亲生母亲,死在外面眼不见心不烦,可死在眼前却无动于衷,陈晓的心还没这么狠。

“算了,就当还了用你身份的人情,我们两清了。”

陈晓嘟囔了一句,直接就跑进楼道。

……

“砰!”

钥匙捅开门,陈晓闯进屋里。

窗口的女人明显被陈晓的突然闯入吓着了,手里夹着的烟头,直接落在裹着的被单上。

“哎呦……”

女人惊呼了一声,然后开始慌乱的拍打着烟头。

紧接着陈晓就愣住了,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儿,他妈竟然什么都没穿,白被单之下,一丝不挂。

陈晓避讳的扭头,不过转头一想,这是他妈也就又把头转了回去:“你慢点,别掉下去……”

话说一半,陈晓就说不下去了。

女人已经把烟头拍落在地,从窗户跳了下来,一脚踩灭。

陈晓眼皮跳了一下。

因为他发现他妈根本就没穿鞋,就那么光着脚丫子踩在烟头上,完事儿还……碾了碾???!

“滋啦!”

陈晓听到烟头熄灭的声音,嘴角下意识的抽了抽。

难道……不烫么?

病的……果然不轻。

随即陈晓便是看到了他妈把被单紧了紧,然后拢了一下凌乱的头发,直视着自己,秀美微蹙,开口道:“你是陈晓?”

陈晓楞了一下,精神病院蹲了十多年,还能认出来?母爱真……厉害。

“嗯,我是。”

陈晓应了一声,心里也松了口气。

能认出自己儿子就好,还以为要和精神病搏斗呢,想复杂了。

女人点点头,凝重道:“果然是万古难遇的命格,连我都不能幸免,一见面就走霉运。”

陈晓顿时就懵了,这……啥意思?

紧接着女人走向餐桌,提起一把水果刀,认真道:“我今日取你三滴心头精血,赐你一场天大的造化,你可愿意?”

陈晓头皮顿时就麻了,还以为是想复杂了,结果是想的太简单了!

他终于明白,在精神病人之前,为什么加上“高危”两个字了。

简直六亲不认啊!

不是陈晓胆小,打遍大青山监狱的陈晓,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可是这场面……谁来谁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