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二百零一章 无耻起来,是没有下限的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2648 2019-06-11 18:31

只是有人不满,也有人高兴,刚才没有买到票的人再次看到了希望的火苗。

“卖站票这么了?有什么不行的!”

“是啊,你们有钱买坐票,我们没钱的就买站票!”

“能掏出两个五品灵物的人,还差这点钱么?”

而且在场的不仅仅有缺钱的,也有开始在后面排不上的,或者是来晚了的。

毕竟南陵城是重城,举目上下非富即贵,甚至还有人刚才已经出高价或者开始施压,在前面购票的人手里买票了。

“想退票就退!没人拦着,有人退票的来找我,我接着!”

“对!管它站票坐票,只要能进场,什么票我都认可!”

没有买到票的人站绝大多数,声势不小,渐渐的把埋怨的人的声音盖了过去。

出声埋怨威胁退票的人,也以一些小富之人居多,自觉花费了极大的代价,觉得亏得慌,而且门票比别人贵一倍,那么财力想当的情况下,竞争力就输了人家一大截。

只有真正的巨富,比如徐湛老爷子,江州玉石会长张之桥,金刀门门主毕宏生之流,本身就是财雄势大,不担心竞争,尽管心中不满也不会开口,毕竟身份在这摆着,也拉不下来面子。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这些鼓噪的人,也不是真正能够买得到洗髓丹的人,但是都已经被洗髓丹的神效蒙蔽了双眼,抱有侥幸的心里。

付康勇也是有点坐蜡,见到场面又乱了起来,只能告罪一声,说请示一下陈老师,这才让争吵平息了一些。

然而付康勇进了大礼堂就很快的被打发了出来,只有一句话:“随她高兴”。

陈晓在看到练青衣说买站票的时候,也不由得感慨一下“姜还是老的辣”至少他刚才可没想到卖站票的事儿。

不过他也乐见其成,这种坐着就能收怨念的事儿,他可是乐不得的。

事到如今,付康勇已经深知,主导权已经全在了陈晓的手上,而且这个陈老师是一定不会听劝的,只能如实传达。

听到陈老师已然发话,本身那些抗议的人也只能压下不满的情绪认栽了,毕竟嘴里喊着退票,可是真要说退票,是没人会干的。

三百张站票,很快兜售一空。

付康勇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堆成小山的物资,开口道:“好了,现在一共八百张坐票,三百张站票已经销售完毕,大家准备好,有序……”

练青衣却是突然打断道:“等等……”

一群国策院的领导和老师心里都是“咯噔”一声,心说这陈老师他妈又出什么幺蛾子。

练青衣继续道;“我这里还有三百张吊票,是半价的半价。”

“吊票?”

所有人都懵了一下,吊票是什么鬼?

练青衣神情认真的解释道:“大礼堂是钢结构,顶梁可以挂三百多个人,还应该挺宽绰,觉得自己体格好的可以试一下,不过事先声明,掉下来摔着了,我可不管,砸着人了,双方私下解决。”

付康勇当时就尿了。

国策院的一群领导也傻了。

台阶下的几千人也都蒙了。

这是穷疯了吧!

究竟得是喜欢钱喜欢到了什么地步,才能相出这么无耻荒诞的主意!

练青衣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大家不要误会,真不是我爱钱,实在是我们孤儿寡母苦日子过多了,趁着这个机会要不好好给我儿子攒一批彩礼钱,就他这么没出息,恐怕连儿媳妇都让人抢跑了。”

全场都是心里大骂,不过也从练青衣话里听出了点什么,显然是意有所指啊,张嘴闭嘴出彩礼,找媳妇,这是指着楚红鱼和孙青鼎的三日后的婚事呢。

反应过来的所有人都是恍然大悟,有种拨云见雾的感觉,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在之前,所有人都认为,这陈老师只是一个凭着皮囊勾搭寡妇小白脸,跟孙青鼎完全没有可比性,可是现在一看,已经完全不是这样了。

都不用说一百颗洗髓丹蕴含着多么大的价值,就单单这所谓的入场券掠夺的财富也已经十分恐怖了!

八百张双倍门票,三百张站票,三百张荒诞的吊票!超过两千件五品物资的价值,药王谷给的聘礼能有这么多么?

更别提这陈老师本身蕴含的价值,他是不是真的是太上老君的弟子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拿得出一百颗洗髓丹!

洗髓丹谁炼制的?哪怕不是陈现实炼制的,那也是师父给的,他有没有更多……

这么一想,所有人都是悚然一惊。

这个陈现实已经和孙青鼎站在同样高度上了!

即将被价格昂贵的门票挡在外面的记者们,本来已经放弃了采访,他们都心知肚明,没有哪个老板能为他们支付这样的采访经费。

可是见到陈老师的母亲竟然提起这茬,顿时嗅到了意思不寻常的气息。

“陈妈妈,您口中儿媳妇指的是楚红鱼么?”

“现在楚家已经发布了三日后的婚宴,听您的意思,是还有希望么?”

这些还委婉一些,有的直接上来就问:“您的意思是想要抢亲么?”

练青衣笑吟吟的矜持道:“尽管有点不斯文,不过如果这么说也可以,三天之后,也希望大家光临楚家庄园,凭票根入场,毕竟我们家的彩礼都有各位的一份功劳。”

全场的人都凌乱了。

这算什么,众筹聘礼么?

不过这已经算是正面回应了这次事件的出发点,也就是,陈、楚、孙,三个人的三角关系。

所有人都莫名的感觉到,三日之后的婚宴,恐怕不会那么平静了。

一定会出大事儿!

陈晓也是哭笑不得,他可是万万没想到这练青衣还有更过分的手段。

吊票,亏她想得出来!

还请这么多人去楚家庄园,分明看热闹不嫌事大,竟然能想出这样的馊主意。

“叮!三十万怨念累计完成,将炼体功法提升至金丹期或将灵气修为提升至金丹期,可进阶。”

陈晓一怔,随即心中一喜,他本来还以为要等到了楚家婚宴才能积累到三十万,没想到练青衣这么一闹,直接帮助他完成了。

这样,在三日后的杀局之中,便又多了一分生机。

虽然陈晓已经打出了洗髓丹这张牌,那就势必会得国策院的支持,但是同样他也受到了更多的关注。

他敢肯定,现在一定不止有一方势力,想要抓住自己,拷问出自己身上的秘密,在国策院中,或许还会让人忌惮,但是一旦自己出了南陵城,应该就会有无数的牛鬼蛇神欺身上来。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洗髓丹的秘密,足以让人铤而走险。8)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