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八十三章 一拜天地(第三更!都爆更了还不给我票!)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2488 2019-06-11 18:27

陈晓温暖的笑了笑解释道:“还记得我病刚好去集市的那天么,我说丢了两文,其实被我藏起来了,买了这个簪子,这些时日我虽然敛财不少,却处处有人耳目,也不好买些贵重物品……我记得当初你在市上的时候,看这个簪子看了许久。”

苏九儿失神的看着手心里的簪子,半晌都没有说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厉喝传来:“大胆张角,敢冒充仙人行那欺诈之事,今日我玲珑子便是来结果了你这欺世盗名之辈!”

陈晓轻轻挑起,车窗的帘子看着御剑悬浮在半空中的一个黄衫道士,而前路上则是一应民众纷纷手持火把,映的里许通明,指着车中口出污言秽语,神情并无波动。

健奴未经抵抗,便是四散奔逃,唯有近日吃饱喝足,毛发油亮的大黄狗站在车旁,岿然不动。

陈晓欣慰道:“好狗。”

陈晓又叹了口气,回头看着依然手持发簪看不清面色的苏九儿。

“唉……可惜了。”

苏九儿抬起头面露凄楚的看着陈晓,紧紧的咬着嘴唇:“夫君你……”

陈晓莫名其妙道:“爱过。”

苏九儿愣了一下,又低下头去。

陈晓洒脱的笑笑,指着远处民众手中的火把道:“九儿,你看,这些像不像喜烛。”

苏九儿又把头抬起,眼神有点朦胧,欲言又止。

陈晓沉默了半晌,开口道:“三个月以来,能好好的操办一场像样的婚宴娶你过门,已经成了我从小到大最大的愿望,我之前已经认命了,觉得这样挺好,哪怕是场梦,我也不想醒,但是命运总是怎么亏待我,即便善始也不得善终。”

陈晓顿了一下认真道:“咱能把堂拜了么?”

苏九儿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又点点头。

陈晓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把手向着苏九儿伸了过去,苏九儿被陈晓引着走下马车。

陈晓撩开长衫下摆,面色平静的跪了下去。

苏九儿也是有样学样。

陈晓:“一拜天地。”

随即陈晓叩首下去,头磕的山响。

苏九儿也随着陈晓跪拜了下去。

陈晓:“二拜高堂,我俩没有高堂,便是拜一拜四方。”

紧接着陈晓又是循着四方磕了一圈响头。

陈晓深深的吸了口气:“夫妻对拜!”

看着面前苏九儿,火光的映照之下,更显得娇艳欲滴,陈晓却是心中一片平静。

从苏九儿手里拿过那一支木簪,插在苏九儿的头上,把之前她头上的竹筷摘了下来。

陈晓由衷的赞叹道:“真美。”

苏九儿则是眼神复杂的看着陈晓。

而此时那玲珑子怒斥一声:“大胆狂徒,不知悔改,竟然还在此矫情,给我死吧!”

一柄飞剑风驰电掣的袭来。

陈晓却是嘴角含笑的一个头磕了下去。

“砰!”

一声响头,陈晓双手并起,把飞驰而来的飞剑夹在手中,飞剑冲势不停,擦着陈晓掌缝而过,知道刺破陈晓后脑油皮,才被拦住。

陈晓缓缓起身,却是一切都幽幽散去,他还在罗军的房间里,寒风呼啸。

如果不是手中真的夹着一柄剑,陈晓可能觉得自己真的做了一场大梦!

陈晓看着眼前地下,一张狐皮大衣,上面还带着星星点点的血迹,陈晓走了过去,把狐皮大衣捡起,感受着上面熟悉的味道,还有些恍惚。

陈晓在罗军屋里找了一份纸笔,琢磨片刻,便是书就起来,然后平整的放在桌上。

回顾了一下这个房间,陈晓携着长剑和狐皮大衣从窗户遁走。

……

一夜时间如同白驹过隙,悠悠而过。

楚红鱼是被宁素摇醒的。

“红姐!你醒醒,快醒醒!出大事儿了!”

宁素一脸焦急。

楚红鱼缓缓的睁开眼睛,脸色有点苍白,把宁素的手挥开:“咳咳……能有什么大事儿!”

宁素见到楚红鱼的疲态,疑惑道:“红姐,你生病了?”

楚红鱼轻咳了两下,摇摇头:“你刚才说出大事儿了,是出什么事儿了?”

听到楚红鱼发问宁素一脸严肃道:“罗军死了!是早上被人发现的,警察都已经来了,验尸官说是颈骨被钝器砸断的,你说谁会杀罗军?”

楚红鱼脸上毫不在意抱怨道:“死了就死了,交给警察查去便是,怎么大早上的扰人清梦,我能歇歇可不容易。”

宁素摇摇头一脸神秘:“可不是这样,据说杀人犯还留下了书信,内容很奇怪,搞得好像是情杀一样。”

楚红鱼一愣:“书信?什么书信?”

宁素神秘兮兮道:“书信的封面上写着,九儿亲启,里面的内容就一句话,说“九儿,你欠为夫一次洞房”你说是不是这罗军小名叫九儿……然后……”

楚红鱼苍白的脸色瞬间转黑,打发道:“去去去,一个死人老念叨他干什么,晦气!自己玩去,我还要睡觉!”

说完,楚红鱼就把辈子一蒙,不搭理宁素了。

宁素有点摸不着头脑,红姐以前可没有这样失态过。

宁素想了想,可能是虽然楚红鱼不喜欢罗军,但是毕竟是结了婚的夫妻,就这么被人杀了,估计也会有些烦躁。

对……就是这样。

……

而此时一夜未眠头脑还有点昏沉,草草的收拾一番,准备去学校找季知年,却被一道怨念提示给惊醒了大半。

“来自苏妲己的怨念+140,+176,+154,+199……”

陈晓神情僵硬,机械的转头看着被自己挂在衣架上的狐皮大衣,神情有点复杂。

想起昨夜所中的幻术,陈晓心中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来认定九儿的身份,这个怨念的来源绝对不是重名重姓。

陈晓一夜都在思考,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中了幻术,而且还陷的那么深。

想必也只有这曾经祸乱天下的绝世妖孽,才能在转生在短短的时间内,把幻术修炼炉火纯青。

至于罗军,也从未吸毒,必然是中了幻术才有那样的情态。

陈晓嘴角渐渐的勾起一抹笑意,喃喃道:“九儿啊九儿,可不要被我轻易找到了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