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七十八章 天才往往都是剖腹产(第二更!推荐票啊啊啊!!!!)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3330 2019-06-11 18:27

陈晓仔细的打量着练青衣,想要从她脸上找出忽悠的痕迹。

“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练青衣一下一下撸着吉娃娃的狗头,吉娃娃的脑袋上毛发已经显得有点稀疏了,但是却一点都不敢炸毛,而是乖乖的趴在练青衣的怀里。

天庭之上鼎鼎有名的哮天犬,二郎显圣真君的头号狗腿子在经历了跳楼事件之后,选择了服软。

至少身体上服了,不过还没有开口说话。

陈晓很怀疑,按照这个趋势,哪怕哮天犬真的只是个单纯的吉娃娃,可能在不久之后也应该能开口了。

练青衣沉吟片刻道:“这是当然,灵根壮大必须要汲取灵气,如果没有灵气便要损耗人的精气,人间界灵气匮乏,灵根自然退化融入血脉之中。”

练青衣竖起手指:“举个例子,就像是海生生物走上陆地会把腮退化掉,不然不仅不能呼吸,反而会成为累赘是一个道理。”

“当灵气复苏,沉睡于血脉之中的灵根被唤醒,这个唤醒的过程需要吸收灵气,把隐性的灵根转化为显性的灵根。”

“如果觉醒的是金木水火土五行,风雷二相等……这种基础的灵根,所需的灵气并不多,这也是大部分人都在第一天觉醒的原因。”

陈晓古怪的看着练青衣道:“怎么才一个下午没见,你怎么变得跟搞科研的似的?”

练青衣摇摇头:“熟悉下界的文化,更方便与融入生活,更何况人间界很多优秀的理论,在仙界是禁止传播的,有这样的机会,我当然多学习一下。”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可能让我的修为更上层楼,而且对这个世界越了解,危险也就越少。”

陈晓不可思议的看着练青衣,这二傻子师姐竟然还有这种心眼儿。

不过与此同时,陈晓也有点惭愧。

连练青衣一个金仙转世都能认清形势,努力攻读,自己反而处处想着钻营,有点本末倒置的意思了。

陈晓发问道:“那你的意思是第一天觉醒的人,反而不强,而是觉醒的越晚越强了?”

练青衣摇头道:“倒也不能一概而论。”

“第一天觉醒的人,存在一些天生灵气亲和性比较高的,比如在第一次灵气复苏的时候,灵根瞬间苏醒,然后开始掠夺灵气,这样的灵根哪怕是五行灵根,也是前途光明。”

“而等到后半夜才觉醒的人,虽然具备同样的灵根,不过因为亲和性差,所以只能被动吸收“残羹剩饭”,灵根吃不饱,先天残缺,以后也是前途暗淡,不过一些“印记”传承除外。”

陈晓表示理解,继续问道:“那我现在的情况是怎么导致的?”

练青衣古怪的看着陈晓,搓搓下巴皱眉道:“你现在怎么说呢……第二次灵气大潮爆发都不足以激发你的灵根,这说明你的灵根大有来历,甚至极有可能是一些传说中的稀有灵根,如果生在仙界,说不定有仙王之资。”

陈晓却并没有因此而高兴,反而脸色一沉,追问道:“那生在人间呢?”

练青衣一愣,然后扫兴道:“这么贼有意思么?”

陈晓翻了一下眼睛,他就猜到了,刚才这练青衣果然是故意抬自己,埋了坑给自己跳。

不过练青衣依然幸灾乐祸道:“生在人间,那只能自求多福了。”

“灵根既醒,必须要吸饱了灵气才能罢休,现在灵气逸散天地,吸收变得缓慢,凭你现在的修为,不出一周的时间灵根就会把你的修为吸的一干二净,开始吸纳你的精气。”

“嗯……凭你洗髓丹改造的身体,应该能挺上半月之久。”

陈晓脸一黑:“我倒霉你很开心么?拿来……给我撸一会儿。”

陈晓把吉娃娃从练青衣手里夺了过来,使劲开撸,撸的吉娃娃哇哇乱叫。

据说撸狗能减压,陈晓打算试试。

练青衣摇摇头含笑道:“不是开心,那是……太开心了。”

陈晓没有在意练青衣的冷嘲热讽,而是开始思考了起来。

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

按照练青衣的说法,自己至少还有二十二天的时间来解决自己身上的问题。

但是其实留给自己的时间并不多。

陈晓隔着窗外附近的街景,今天的乱象只是一个开始。

一些夜郎自大的觉醒者头脑一热走了极端,但是却早已经被布局好的官府控制住,虽然这一夜会引起一些骚乱,却无伤大雅。

不过当觉醒者们发现,觉醒的不仅仅是自己,而是整个人类都在觉醒,同时官府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的情况下,自然会由明转暗走向地下。

小股的游兵散勇不成大器,但是当觉醒者暗地里形成了组织,而不是各自为战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好对付了。

当其中出现一个,或者若干个领袖式的人物的时候,就会变成一股强大的足以引起时代动荡的力量。

人类从不缺乏智者,而时势往往能造就英雄,如今动乱初萌,在愚者的试探之后,便是真正的智者开始发力的时候。

陈晓清楚,在第一此镇压之后,当第二次的冲击来临就未必如今天这样,可以轻松平定的了。

他需要时间成长,本来已经成为领跑者的他,却因为灵根的意外苏醒,导致他在变弱,这无疑是很令人挫败的事情。

不过漫长的牢狱生涯中,早已经把陈晓浮躁磨去。

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现在灵根给他造成的麻烦越大,那也就意味着灵根觉醒之后他会更强。

没听说过天才往往都是剖腹产么,因为脑袋没有被“门”夹过。

而现在他唯一需要的,就是给灵根提供充足的灵气,让它顺利生产。

陈晓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在未来几天里,自己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弱,而他必须保证在自己灵根顺利诞生之前不受到任何威胁。

他那就需要把可能出现的任何危机都扼杀在摇篮里。

陈晓换了一身衣服,把吉娃娃扔给练青衣,对着聂玲玲道:“我出去一下办点事情,你跟奶奶呆在一起,不要走动,我一会儿就回来。”

聂玲玲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

……

陈晓离开醉云仙,便是给宁素打了个电话。

宁素很快接了起来:“陈晓?你怎么样?我刚想给你打电话来着,听说城里现在外面都乱套了,幸亏我家在郊外,醉云仙怎么样?”

陈晓笑笑道:“没事儿,醉云仙现在是出了名的乞丐窝,没人惦记。”

宁素一愣,然后恍然大悟道:“难怪如此!”

宁素心情很复杂,开始的时候,她还不理解陈晓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一直以为陈晓是傻了,现在一看好像她才是傻子。

宁素叹了口气道:“真不知道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陈晓翻个白眼:“正常长的……对了,问你个事儿,你表姐楚红鱼家在哪?”

宁素怔了一下:“你问这个干什么?”

陈晓:“没事儿,我就打听打听。”

宁素虽然有点狐疑,不过还是开口道:“江畔别墅区2号,就在我家隔壁,你到底要干什么?我现在就在……”

“嘟嘟嘟……”

还没等宁素说完话,陈晓这边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宁素听着盲音,一张俏脸都黑了起来,怒道:“这个过河拆桥的家伙!”

“素素,跟谁打电话呢?平时可是少见你生气,怎么和男朋友吵架了?”

一个慵懒带着调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宁素一回头抱怨道:“红姐,你别瞎说,就一同学,脑袋有病,不怼人就难受……”

对面的女人拿着毛巾揉搓着长发,穿着一身华丽的大红色的睡袍,裙摆拖曳在地上,纵然衣袖宽大,也遮盖不住这女人的风情,肌肤被红色映的更加雪白几分,惹人垂涎。

一双桃花眼妩媚生姿,一眨眼就好像要把人的魂魄都勾了去。

楚红鱼,楚氏集团的掌舵人,听起来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一个干脆利落的铁娘子,却偏偏生了一副惑乱天下的妖艳模样。

宁素打了个寒颤,瞄着自己姐姐的脖子以下羡慕道:“红姐,你是狐狸精转世么?我感觉你最近又大了,坠着不累么?”

楚红鱼神情一僵,然后不落痕迹的转为笑骂道:“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丫头一样板上钉钉,放心,等你找了男朋友就好了。”

这次轮到宁素表情僵硬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