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一百一十章 照顾好你自己(最后一个免费章!)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2853 2019-06-11 18:28

虽然奖励“养神”、“培元”两种上品灵丹被陈晓鲸吞下去,但是这灵根却依旧欲求不满。

不过陈晓此时已经晋升筑基,怨气凝成浆液在神府之中集聚,四肢百骸气血贯通,神清气朗,念头圆润,眼中仿佛变得一片天地。

晋升之喜冲淡了一些灵根难产的幽怨,好饭不怕晚,陈晓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至于剩下的,便是考虑脱身之策了,陈晓不知外面光景,只好做最坏的打算。

如今见到了秦婉如等人前来,陈晓心里便是安定了一些。

秦婉如脸色黑如锅底,银牙紧咬:“好好好,你竟然还敢留在赏宝殿!”

其余两个内门弟子也是脸色阴沉,怒视着陈晓,甚至就连好脾气的苏建成的眼神也不怎么和善。

陈晓微微一笑看着秦婉如道:“我留下,便是为了等师姐的。”

秦婉如愣了一下,而就在这一刹那,原本盘膝而坐的陈晓消失在众人眼前。

“砰!”

一个内门弟子突然毫无预兆的倒飞了出去。

秦婉如和苏建成脸色微变,又是一眨眼的功夫,另外一个内门弟子也倒飞了出去。

“砰!”

苏建成惊骇道:“这不可能,他怎么会这么快……啊……”

苏建成话说了一半,便是也随之倒飞了出去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不过须臾,进来的四个人已经被击晕三个,都躺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下一刻陈晓的身影出现在秦婉如的身前,叹了口气道:“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紧接着陈晓抬头看着神情茫然秦婉如羞涩一笑:“师姐,我一般不打女人的,你把自己打晕吧。”

秦婉如反应过来,虽眼神中稍显慌乱,但是尚算淡定,凝重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陈晓沉吟片刻道:“我并不是什么人,如果你非要这么问,那我应该算是……社会主义接班人。”

秦婉如的脸色瞬间变得僵硬无比。

什么见鬼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陈晓温言解释道:“你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你长得也不好看,你现在只需要晕倒一会儿就好了,我实在是下不去手打女人。”

陈晓莫名的有点感慨,倒是想起来练青衣的好了,这种打女人的事儿她应该比较擅长。

听到了陈晓的话,秦婉如不仅没放心脸色更难看了,怒斥道:“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那要杀便杀,要剐便剐,何必辱我!”

陈晓皱眉道:“谁辱你了,说的好像我把你怎么样似的……长得一般就是长得一般,还没我长得好看呢。”

就陈晓相熟的这些女人而言,秦婉如虽然长得清丽一些,但是远不如练青衣,也不如宁素,更妄提苏九儿。

秦婉如却是羞愤欲绝,俏脸涨红:“我和你拼了!”

陈晓摇摇头,就猜到了是这个结果。

“砰!”的一声之后,秦婉如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脑门起了一个小红包,而且看着她躺倒的方向,后脑勺也应该有个包。

陈晓缓缓的撂下拳头,叹了口气无奈道:“哎……非逼我打女人。”

随即陈晓把晕倒的秦婉如从地上架了起来,一步步的朝着大门走去。

……

此时在山古之中,所有的内外门弟子都已经出来了,玄影石也早就被关闭了。

毕竟开启玄影石需要消耗灵石,灵石库存,纵然青云门家大业大,也烧不起这金贵玩意儿。

陈晓率领大部分人作弊的事情也被揭露了出来,虽然大部分的弟子都参与了作弊,不过依然有些坚定之辈没有被动摇。

但是青云门高层已经达成了一致,并未责罚参与作弊的弟子,反而表彰了陈晓一番,让一众内外门弟子大跌眼球。

当然心存不满的都是少数人,很容易就被弹压了下去,而真正参与了作弊的人则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作弊得来的成绩被正了名分,忧的是这陈晓看起来反倒是被高层看中,怕是不好明面打压了,只能默默算计。

只是这青云高层,左等右等也不见这甲等前五出来,都是有点纳闷。

棕袍老人皱眉道:“宛如这孩子,不会在赏宝殿为难陈晓吧?”

老人这么一说,青云高层们都是面面相觑,心说这个可能性……怕是极大的。

季知年也是神情一紧:“那还不把大门打开,进去看看……”

只是还没等季知年说完,便是看到这第一道大门悠然打开,陈晓搀扶着晕倒的秦婉如缓缓的从门中走了出来。

棕袍老人脸色微变:“宛如怎么了?”

陈晓却是没有搭理棕袍老人,而是看向季知年平静道:“师姐因为得到甲二,太过激动,一不留神就……抽过去了,季长老不过来看看么?”

所有青云高层都是神情一窒,秦婉如得了甲二激动晕过去了?

怕是气昏过去了吧!

只是一众青云高层也是有些狐疑,这秦婉如自幼学炼丹,也是个坐住板凳的,心性尚算沉稳,怎么会一激动就晕倒?

季知年倒是从陈晓的话里听出了什么,越过棕袍老人闪现到陈晓身边,皱眉道:“你小子这是什么意思?”

陈晓斜着眼睛看了一下四周,没有说话。

季知年摇摇头,手中捏了一个法诀,一道青光瞬间笼罩住他和陈晓一丈方圆:“这是隔音阵,你说吧怎么回事?”

棕袍老人被阻拦在青光之外,顿时就是一怒:“季知年你干什么,宛如可是我的弟子!”

陶燕北有些好笑,阻拦道:“董长老不必担心,宛如气息平稳,并无大碍,不用着急,季长老也是医道高手,看看无妨。”

棕袍老人一脸迷惑:“只是……”

……

隔音阵中。

陈晓看着季知年坦言问道:“我搅乱青云大试,有没有人想为难我?”

季知年这才恍然大悟,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陈晓怀里的秦婉如:“人质?”

陈晓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季知年无奈道:“你还是信不过我?”

陈晓直视着季知年:“你觉得呢?”

季知年叹了口气道:“放心吧,你此行虽然顽劣,但是才华尽显无疑,被很多人看好,处事稍有……不当,却也有棒喝之功,不仅无罚,而且有赏。”

陈晓沉吟片刻似乎在思考季知年话中的真实性,随即抬头道:“你的作用在其中占几分?”

季知年愣了一下,然后伸手比了个八字:“至少八成。”

陈晓怔了怔一时无言,半晌后问道:“为什么帮我?”

季知年摇摇头道:“我少时过的不比你安稳,还要更惨些,所幸遇见了贵人,才有今天,自从得知你的身世,便有些同病相怜了。”

陈晓看着季知年,脸上看不出表情:“所以……你想当我的贵人?”

季知年哑然失笑:“贵人说不上,求仁得仁而已,看到你就很容易想起少时那些不太好的经历,能拉一把就拉一把,想必这就是缘法。”

陈晓凝望着季知年道:“季老头,我不是你想渡就能渡化的了的……不值得。”随即陈晓顿了一下:“照顾好你自己,青城还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