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一百二十三章 羞耻play季知年(各种求!)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2539 2019-06-11 18:28

“季长老,董长老怎么样了?”

大长老陶燕北站在玉皇峰上朝着神剑崖喊话。

“还没醒!”

季知年回喊道。

其余青云高层也都是神情担忧,议论纷纷。

“这都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醒?”

“这事儿放在谁身上都上火!怎么就出了岔子?”

“事先都已经做好了防范措施,这小子是怎么把丹药库搬空的?”

陶燕北皱眉沉思片刻道:“在这等着不是个事儿,要不然去看看?”

刑堂长老冯和志也是沉声道:“确实……董长老的病情可以修养,但是丹药库可是急事,宗门内需,前线补给,都是重中之重,必须要问清楚这陈晓究竟把丹药都拿到哪去了!”

其余宗门高层也都是深以为然。

“冯长老说得对!”

“有道理。”

陶燕北点点头道:“好,那现在问题来了……谁去?”

场面一下子变得安静了。

陶燕北扫视众高层,却是发现所有人都目光闪躲,便是有点头疼:“二长老,你……”

二长老连连摆手道:“我进来身子也不爽利。”

陶燕北又看向三长老。

三长老紧忙摇头:“大师兄,我近日就要突破了,要是坏了心境怕是要失败的。”

四长老还没等陶燕北看过来就沉重道:“大长老,我虽然位列你之下,但是年纪还要比你长十岁。”

陶燕北:……

也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我们都老了啊。”

一众青云高层听闻都是心有戚戚。

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惊觉发现对方都已经是白发苍苍,皮肤松弛,老态龙钟了,可以说这一声唏嘘,几乎道出了所有青云高层的心酸苦楚。

神剑崖之下他们不再是飞天遁地,千里之外取上将首级的道家高人,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而已,而陈晓……偏偏是个不敬老的!

你看不惯他,在神剑崖下却打不过他。

陶燕北叹了口气道:“算了,还是再等等吧。”

现在他们能做的,只能是祈祷陈晓还顾念季知年的恩情和董长老的栽培,能把丹药都吐出来。

他们不知道,陈晓真的没有把丹药库搬走,而是真的吃进了肚子里,想吐出来,是不可能了。

……

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了,董长老依旧没有醒来,只是脸色已经恢复红润,神情安详,看起来没有大碍了。

陈晓苦口婆心的劝道:“季老头,你给董老头带走吧,你在这放着算怎么回事儿?”

季知年瞪着陈晓:“人是你气倒的,病是你治的,现在人都不醒,我们走了,然后你跑了?等董长老醒过来看不到你,你觉得他能罢休?”

陈晓有点尴尬:“其实我觉得,董老头醒过来看不到我才比较好,不然的话很有可能第二次出血,那我可救不回来了。”

季知年一听更是鼻子都气歪了:“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小子搬空丹药库,他能这样?自从两界山战事一起,董长老几乎不眠不休,率领百草堂大炼丹药,殚精竭虑,耗尽心血,要不然也不能直接怒火攻心,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一口气骂完季知年就急忙喘了两下,感觉眼前有点发花,身子摇晃了一下:“呼……呼……”

看着季知年随时都能被活活气死的架势,陈晓当时就尿了:“季老头!你赶紧顺顺!我赔!我赔还不行么?”

董中秋就是因为纵容他进了丹药库,直接中了风。

季知年对他好的没边了,他真怕季知年一口气上不来,直接就死在这了,那特么就搞笑了。

季知年脸色缓和了一些,喘气也没那么急了,追问道:“你不是说丹药你都吃了么?你拿什么赔?”

陈晓烦躁道:“你别管我怎么赔,我赔就是了,我以我的人格保证。”

季知年冷笑道:“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有人格么?”

陈晓:……

陈晓被噎了一下子,恼羞成怒道:“我以你的性命保证行了吧!”

季知年老脸抽搐了一下,尽管他明白陈晓的意思,但是听起来确实怪怪的,沉吟两秒后道:“那我……姑且信你一回。”

陈晓翻了一下眼睛,打发道:“那行了,你先把董老头带走,别在这撂着。”

季知年摇头道:“走是不可能走的,除非你什么什么时候把丹药都还回来,不然的话,我和董长老就在这神剑崖之下等你,风雨不归。”

陈晓当时就傻了,气急道:“脸呢?脸呢?你堂堂青云门长老,金丹期高手,跟我这耍无赖呢?”

季知年直接就往地下一躺,面无表情道:“说对了,就是耍无赖,从今天开始,你一日不还丹药,我就一日不起来,也不吃饭,也不知道我这把老骨头能挺多久……呵呵……地下真凉。”

陈晓神情痛苦,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都怪自己和季知年说的太多,让这老家伙拿捏住了自己。

陈晓闭上双眼,感觉自己血压也有点上升,喃喃道:“报应啊!这就是报应!没错了。”

季知年深以为然:“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陈晓嘴角抽搐了一下,看着得意的季知年,真的想再给他一记爱的铁拳。

陈晓沉默而片刻,便是把手伸进乾坤袋里,抓抓摸摸,掏出一床被褥和一捆麻绳。

陈晓当然不会随身带着这些,而是在系统商店杂物区里购买出来的,这些日常用品之类的倒是不贵。

季知年脸色微变:“你……你……你要干什么?”

陈晓“邪魅”一笑:“干什么?呵呵……不是地上凉吗,我怕你着凉!”

随后……

“不要……停下……快停下……”

“混账小子……”

“你这是要气死我不成……”

“这……这……这成何体统!!!”

盏茶的时间之后,季知年和董长老已经面对面被陈晓裹在棉被里,然后用麻绳捆绑的严严实实。

晕倒的董长老在上,季知年在下,季知年此时正在极力的把头偏开,不和董长老的头贴在一起。

陈晓满意的拍拍手。

羞耻play……达成!

……

ps.老婆孕中急躁,今天发火了,迟到抱歉,梦幻蓝火盟主的加更可能在明天了。8)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