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不会死在你前头(求订阅!求月票!)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2808 2019-06-11 18:28

季知年这么一说,瞬间就有点冷场了。

心性狠辣,杀人不眨眼,这些评价都是道宗的人口里说出来的,自然也无从辩驳。

马素芹脸色漆黑,怒道:“你有本事收人,没本事教人么?”

季知年却不生气,而是诚恳道:“我没本事,马长老有本事……就上吧。”

洪泰也是深以为然:“对喽……你行你上,不行别咳咳……接下来的话不文明,我就不说了。”

马素芹又羞又怒,可是却也不敢应承。

陈晓本身没有修为,在神剑崖之外,这里随意一个金丹期都能把陈晓镇压,但是在神剑崖中,除非剑道比陈晓高明,不然的话唯有死路一条,然而在场的人中,谁有敢说自己剑术能稳稳胜过陈晓?

连人家怎么出剑都看不清啊!

就在这个时候陈晓仰起脑袋,看着马素芹,遥遥一指,然后勾了勾,笑的肆意:“你……过来啊!”

青云门众高层都是默默无语的背过脸去。

看过陈晓在药学大试中的表现,对于陈晓能做出这样的举动,他们完全已经见怪不怪了。

青云门弟子也都是面面相觑。

“没跑了,这就是陈晓本人了。”

“刚才那副高人架势,我还以为是认错人了呢!”

“沾上这孙子,准没好!”

因为药学大试,陈晓知名度颇高,当然都是恶名,臭大街的那种。

陈晓一出场,其实很多人内心是不太敢相信,此陈晓就是彼陈晓的。

毕竟陈晓缺德做损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简直和这个剑道通玄,力挽狂澜的高人形象彷如云泥之别。

不过现在陈晓一开口,一群内外门弟子就明白了……还是一样的配方,一样的味道。

马素芹咬牙切齿道:“有本事你就出来!”

陈晓摇摇头:“有本事你就进来!”

俨然一副滚刀肉的架势。

“你……我不跟你计较!”

马素芹气的浑身发抖,却是不打算和陈晓再纠缠下去了,不然的话她一个道宗长老和一个弟子胡搅蛮缠,传出去坏的是她的名声。

陈晓顿了顿,突然走向神剑崖壁,拔出竹剑,开始舞动起来,一边舞一边朗声道:“2018年,12月31日,晴,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青云门外门弟子陈晓挑战玉衡宗长老马素芹,马素芹怯而不应,陈晓不战而胜,声威大震。”

马素芹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眼中喷火:“竖子!安敢欺我!”

青云门众高层也是瞠目结舌。

青云内外门弟子也被惊呆了。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获得来自马素芹的怨念+1342。”

陈晓有点失望。

果然晋升了筑基期之后,正面挑衅金丹期,也得不到专属奖励了。

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自从晋升筑基期之后,陈晓堪称一穷二白了,这种机会,是不应该放过的。

陈晓振奋了一下精神,转头看向其余道宗长老,攥起拳头,神情坚毅高声呼和:“天枢宗长老傅洞庭,正一门长老张清泉,混元宗长老何正刀,太一门长老莫成舟……可敢与我一战?我一打五!”

几大道宗长老的脸顿时全黑了!

他们已经见了马素芹吃亏,自然不会再和陈晓斗嘴。

莫成舟睁开眼睛,面色反而平静了下来:“很好,我就看你能不能一辈子不出神剑崖!”

随即莫成舟转头看向一众青云高层,面无表情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诸位咱们来日方长!!!我们走!”

几个道宗长老也都是意味深长的望了一眼,纷纷腾空而起。

在场的青云高层都是眉头一皱……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叮叮叮……”

就在这个时候,神剑崖上又传来一阵金石交击之声。

随即众人就听到陈晓豪放道:“2018年,12月31日……陈晓力挫南方五大道宗长老,杀其威风,灭其锐气,五大长老仓惶遁逃,犹如丧家之犬……”

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五位道宗长老的身体在空中不约而同的僵直了一下,速度又加快的几分,没入云间,消失不见。

陈晓看着自己在石壁上的留书,满意道:“日后但凡来神剑崖者,必观此书,甚好,甚好。”

青云上下,满门无语。

你还能再贱一点么?

陶燕北苦笑的道:“这孩子,真是……极品。”

想了半天,大长老才想出这个评价来。

青云门众高层都是深以为然。

能把剑练到这个地步,世间罕有,能贱到这个地步……前所未有。

刑堂大长老皱眉道:“大长老,那这陈晓究竟是该赏,还是该罚?”

陶燕北沉吟片刻,看向季知年道:“一切交给季长老处置吧。”

季知年点点头道:“好,那我和这孩子聊两句。”

刑堂大长老也没意见了,刚才他也只是出于刑堂长老的司职,才开了口,毕竟现在除了季家爷孙,谁都进不了陈晓的身了。

……

季知年走入神剑崖,而陈晓则是在修饰他的刻文。

“爷爷!”

季青城叫了一声。

季知年点点头,拍了拍季青城的小脑袋:“下山去吧,我和你兄长说两句话。”

季青城看了陈晓一眼和自己爷爷,总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不过也听话的向山下走去。

看向陈晓的背影严肃道:“你分明可以不杀李云霄的,为什么非要杀他?”

陈晓手上停了一下,并未转身:“明知故问有意思么?”

季知年突然笑了:“我就想听听,图个舒坦不行么?”

陈晓不说话了,继续修饰笔画。

季知年长叹道:“唉……我折了七十年阳寿,气血两虚,最近总是胸闷,腿脚也不如以前利索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青城给我生重孙子。”

陈晓回头瞪了季知年一眼,开口道:“我要扬名,自然要杀人,一个不嫌少,两个不嫌多,越有名,我杀的越痛快,越不犹豫。”

季知年神情复杂道:“以杀扬名,是最下乘的方法。”

陈晓毫不在意:“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我不求流芳千古,但求遗臭万年!”

季知年轻声问道:“那要杀道什么时候?”

陈晓沉默了片刻,坦然道:“一直杀……杀到别人听到我的名字就两腿发颤,杀到有人提我的名字的时候,谁都不敢杀他!”

季知年眼神中又有慰藉又有自责:“值得么?”

不论出发点是什么,终究是他把陈晓逼上这条注定步履维艰,一不留神就可能会粉身碎骨的绝路。

陈晓回头,没有回答,但是季知年已经有了答案。

季知年喉头动了一下,缓缓道:“你往后的路,便是步步如刀山,进一寸,便有一寸的血,千万不要死了。”

陈晓:“我不会死在你前头。”

季知年平静的笑笑:“那就好。”8)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