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二百八十章 安抚聂玲玲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2698 2019-06-11 18:34

李卫国和江平潮匪夷所思的看着周一叶,没想到他竟然能说出这话。

你身为江山阁的【天下行走】不是应该展现出惊天的才智,把陈晓玩弄于鼓掌之中么?

还用钱收买?

不掉价么?

周一叶何其聪慧,自然看出来两个人的心中所想,脸色尴尬道:“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陈晓乃真小人也,用钱收买是最直接的办法。”

李卫国和江平潮还是有点将信将疑。

周一叶假装没看见,二人异色,轻咳了一声道:“此事就这么定下了,等再次登门,主要的谈话方针就是这个,李公子最好先和几位阁老商量一下,究竟能许下什么,此子免不得要狮子大开口。”

……

此事楚家别院的客厅里,气氛有点凝重。

陈晓和聂玲玲正在大眼瞪小眼,敌不动,我不动。

小金猴哭着喊着,在曲九儿怀里挣扎,张牙舞爪的想要扑向陈晓。

季知年则是闭目养神状。

练青衣则是看着陈晓眉开眼笑,越看越喜欢。

前一段日子里,陈晓老气她,让她一度心里堵挺,质疑自己当时带陈晓入门究竟是不是一件正确的事儿。

只是今天,练青衣才发现自己或许才是人生赢家。

任你机关算尽,天赋异禀,还不是要被老娘割韭菜!

现在练青衣的“账单”里,每一次来自陈晓的怨念,都已经快接近五位数了。

没有一盏茶的功夫,练青衣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阵灵气。

众人纷纷侧目,神情讶然。

这是……突破了?

只是很快所有人都呆住了。

练青衣在身上鼓胀的灵气趋于平稳之后,又一次爆发了出来。

连续突破?

半个小时之后,练青衣抻了个懒腰,心满意足的喃喃道:“金丹期……还不错的样子。”

所有人都蒙了,试问谁见过,一个人竟然从筑基前期,直接一路狂涨到金丹期的。

这人修炼难道没有瓶颈的么?

陈晓偏头一看,脸色更黑了,就知道这娘们儿,一定是故意的。

只不过现在陈晓没心思和练青衣抬杠,眼下还有个大麻烦。

聂玲玲要是闹起来,他可挡不出,从这孩子看了不知道多少部韩剧之后,作妖得能力已经今夕不同往日,他对付不了她了。

现在陈晓已经想到了,等李卫国等人再次登门的时候,他第一个要提的要求是什么了。

那就是“禁韩令”!

韩剧必须死!

陈晓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神情严肃了起来,开头道:“我们是应该好好谈谈了。”

聂玲玲闻言愣了一下,眼眶顿时就红了:“怎么,你想分手?”

喝茶的季知年差点把茶碗扔了,目瞪口呆。

虽然刚刚才已经亲眼看到了这孩子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只是没想到这么不省油。

陈晓眼睛一瞪:“别作妖!”

聂玲玲更委屈了哽咽道:“以前我一哭你就哄我,觉得我胡闹可爱,现在有了小狐狸精了,孩子也有了,就觉得我作了!”

陈晓脸色一抽:“谁说我觉得你胡闹可爱了?”

聂玲玲如遭雷击,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晓:“你……”

陈晓看着近乎伤心欲绝的聂玲玲,犹豫了一下,还是妥协了:“你可爱。”

其实穷究内心,或许在他心里,确实也认为胡闹的聂玲玲是可爱的。

他很少被人信任,在大青山劳教所这种重型监狱,信任这种东西,几乎是不存在的。

聂玲玲这么作,却是十成十的信任,陈晓不会抛弃她。

而这种依赖,虽然不太想承认,因为这不免有点受虐狂的嫌疑,但是事实上陈晓的确对此受用无比。

可是三天一小作,五天一大作,放谁身上,谁都受不了。

所以陈晓觉得,应该把一些话说清楚,不然的话,他除了要应对外事,还要对付聂玲玲,估计也没心思干别的了。

陈晓郑重其事道:“你已经长大了,不是四五岁的孩子了,该懂事了,我找个媳妇不容易。”

季知年瞠目结舌的看着陈晓,这小子什么时候竟然会打悲情牌了?还是对这么大点的孩子。

聂玲林闻言,鼻子吸溜了一下,振振有词道:“你不是要我当你的童养媳么?”

屋里人顿时古怪的看向陈晓。

陈晓虽然不要脸,此时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了:“咳咳,那不是跟你开玩笑呢么?再说你长大还得多少年?等你长大,我已经成了油腻中年,免不得被人笑话老牛吃嫩草。”

聂玲玲脑袋一梗,似乎想分辩什么,不过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身板,似乎确实跟那个狐狸精相比没有什么竞争力,就有点丧气。

韩剧里的狐狸精,不都是前凸后翘的妖艳贱货么?

“男人,哼……”

陈晓心里松了口气,还不免抬举了一下:“我发现,通情达理的你,似乎更可爱一些。”

聂玲玲下意识道:“真的?”

不过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应该生气,就又把后面的话憋回去了。

然后陈晓指着曲九儿怀里的小金猴,小金猴见到陈晓看自己,顿时欢快的喊道:“爸爸!”

聂玲玲脸色黑下来了:“对了,这小猩猩是你和哪个野女人生的?喜欢狐狸精就算了至少长得好看,难道连大猩猩你都不放过?”

陈晓被聂玲玲噎了个难受,脑袋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出孙悟空施展法相天地的样子,然后瞬间就扫灭了这个可怕的想法。

陈晓瞪着眼睛道:“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是大猩猩了,分明就是猴。”

聂玲玲匪夷所思的看着陈晓:“猴就好看了?”

陈晓大怒:“都什么跟什么,这是朋友之子,托孤给我的。”

聂玲玲眉头皱了一下,似乎觉得陈晓没骗自己,才算接受了这个说法,然后饶有兴致的看着小金猴。

陈晓当然知道聂玲玲的小心思是什么,知道算是安抚好了,便是痛快道:“去玩吧,小金猴以后就归你管了。”

聂玲玲顿时就笑了。

陈晓也松了口气。

曲九儿脸色一变:“万万不可!你答应师尊,要亲自照料这孩子的!”

陈晓满不在乎道:“孩子托付给我了,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对于生二胎的家庭,为了避免老大吃醋,这是很好的解决办法。

他要是亲自照料小金猴,聂玲玲不得炸锅?

况且小金猴乃是天生石猴,结实的很,不怕折腾。

看着在饭桌上,还知道给小金猴喂饭的聂玲玲,陈晓觉得自己的决定真是太明智了。

有点事儿忙着,聂玲玲应该就没时间作了。8)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