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四章 天尸剑命Or舔屎贱命?(很想要推荐票……)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3781 2019-06-11 18:24

不行,得跑!电光火石之间,陈晓就已经下了决定。

和一个拿着刀的精神病人同处一室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何况她还想捅你。

“砰!”

就当陈晓琢磨回头跑的时候,大门突然凭空关上,锁芯里传来一阵脆响,反锁住了。

陈晓顿时就尿了。

这是……超能力???

剧本拿错了吧……狗蛋!

女人平静道:“你不用怕,我只取你心头血,不会伤你性命。”

陈晓嘴角抽搐。

不怕?你当我也傻!扎心放血,完事儿就能领盒饭了!

怎么办?

现在的情况,跑是跑不了了,难道真的要拼命?

陈晓对比了一下敌我实力,有点沮丧。

这个营养不良的身体,胳膊还抻了……别说空手入白刃了,貌似空手抢香蕉都不一定抢的过这个一看就营养均衡的妈。

“噗通!”

陈晓脸色数变,然后一咬牙突然就跪了,情真意挚道:“妈,你看清楚,我是您儿子,亲生儿子,虎毒都不食子啊!”

走投无路,现在陈晓希望的就是他妈还有点人性,能放他一条生路。

似乎完全没想到陈晓会跪下,女人怔了一下,随即便是神情惶恐,连忙躲开陈晓的跪拜,惊叫道:“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

陈晓脸瞬间就绿了,完了,儿子都不认了,这个坎恐怕是迈不过去了。

然而,就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剧烈的轰鸣,紧接着一个双响炮仗顺着窗户就窜了进来,直接打在吊灯上。

“轰!”

双响炮直接爆炸,火光四溢。

老式的圆环吊灯直接被炸的稀碎,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套在了他妈身上。

“啊……”

然后陈晓便是听到一声惨叫,看到他妈披着被单,套着吊灯,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之下开始激烈的跳起了老年迪斯科。

咦?

陈晓一眼就看明白了,这是让电给打了。

机会!

陈晓扭头就想跑,可是手握在门把上,却犹豫的回头看了一眼。

旧城区都是老楼,全是户内电表,而且用的熔断器,不是空气开关,也没有漏电保护器,这要是一直电着,估计死定了。

“丫的,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陈晓一咬牙,直接打开门口的电表盒子,把闸拉了下来。

“噗通!”

女人直接瘫软在了地上,头发凌乱,呼吸急促,双眼失神,时不时的还抽搐一下。

陈晓有点惊疑不定,这不是要不行了吧?用不用打120?

不过很快女人似乎缓过气来了,神色痛苦的看着陈晓:“果然是传说中的天尸剑命,谁碰谁倒霉。”

陈晓一愣,这屋里就他们俩,他妈明显是在跟他说话。

可是听这话,陈晓心里就不得劲了:“不是,我救你一命,你怎么还骂人啊?你才是舔屎贱命呢!你全家都……咳……”

陈晓话说了一半,才觉得有问题,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自己不也是和她一家的么?

女人神情一窒,无奈的摇头道:“你理解错了,我没有骂你,而且我不是天尸剑命,我的命格不如你,我是天生的赤尸剑命。”

“吃-------屎贱命?”

陈晓噎了一下,有点怜悯的看着他妈,自己何必和一个精神病人计较。

“算了……看你也没事儿,我走了,我打个电话给精神病院,等会就有人来接你了。”

“不要打电话!”女人神色大变,急切道:“是时候该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了!”

陈晓听到这话脚步就是一顿,回头就看到他妈一副诚恳加认真的表情。

难道……精神病被电好了?

什么真相?陈晓有点好奇。

看到陈晓站住,女人没有犹豫,飞快道:“其实我不是你妈,我是一个剑仙。”

“剑仙?”

陈晓嘴角抽搐了一下,好奇个狗蛋啊!

终于明白丫怎么这么不着调了,竟然觉得自己是剑仙!

迟疑了片刻,陈晓把手机揣进兜里,心中暗叹。

有过这次逃跑,精神病院的监视一定会更加严密,而自己也想离开这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再往后,一个鸠占鹊巢的穿越者自不会惦念,而一个幻想着自己是剑仙的精神病母亲也必不会因为再也无法跟儿子相见和伤心。

那这一次,就当是替“陈晓”,尽一次当儿子的本分吧。

甚至可能,陈晓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

陈晓蹲下身子:“嗯,晚辈认错人了,上仙稍后片刻,晚些时候,本地宗门“南陵精神卫生中心”会派门下迎接仙驾,此地乃是南陵城首屈一指的洞天福地,其中灵气充沛,众仙云集,可令上仙安心修炼,广交道友。”

然后陈晓拿起手机,在他妈面前晃了晃:“此乃传讯玉符,晚辈认识此地一王姓长老,现在我就传讯于他,让他即刻动身来接引上仙。”

女人听的一脸呆滞,看到了陈晓已经点开通话记录,顿时就急了:“我没病,我说的是真的!”

陈晓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嗯,上仙体态康健,精神矍铄,怎会有病?”

配合你的我才有病。

一边安抚他妈,陈晓一边操纵着手机,想给王医生打电话,只是山寨智能机太卡,在通话记录页面上卡住了。

女人看到陈晓敷衍的样子,彻底蒙了:“我真不是你妈,我也没有精神病,我本是三十三重天外的“凌霄剑仙”练青衣,因提前获知“寂灭仙劫”逃到下界!却因被天地通道攻伐,功力尽失!”

“谁知道降临的时候,恰好遇见被你一家出行,你父母被天道余威所杀,唯有你一人幸存,我用最后一丝法力变幻化成你母亲就晕了过去,可是醒来之后我却发现你乃是万年不遇的天尸剑命,我避之不及,只好装疯卖傻,躲进精神病院,你一定要相信我……”

摆弄手机的陈晓顿了一下。

他的记忆里,据说他的父母是因为带着一周岁的他爬山庆生,然后遭遇了雷击。

他父亲直接毙命,母亲醒来之后也变成了精神病,当时还上了报纸,提醒广大市民阴雨天气不要爬山。

应该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了,才编织出来的幻想吧。

陈晓:“我相信你。”

练青衣一脸悲愤:“你的样子就是不相信!”

陈晓深深的吸了口气,目光炯炯:“我真的相信你。”

“不要以为你认真脸我就以为你相信了!”

练青衣都要被气哭了,想她纵横仙界三千年,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一颗天塌不惊的道心都要被气的炸裂了。

练青衣平复了一下心情,严肃道:“只要你听我把话说完,我会满足你一个梦想,任何梦想!”

练青衣本来是不想许诺的,她不是普通人,她深知凡造口业,必有因果。

她已经见识了天尸剑命的可怕,若是陈晓真的许下一个她力所未逮的愿望,那他们两个之间的因果就扯不清了。

陈晓皱着眉头,破山寨机已经重启了好几次了,还是卡的要命。

一气之下陈晓把手机直接恢复了出厂设置,然后抬了一下眼皮道:“我没什么梦想,如果说现在有的话,那我希望您把嘴闭上,我脑仁有点疼。”

陈晓就找了个凳子坐着等待系统重置,看着屋里惨淡的光景,陈晓心里就有点憋屈。

灯管,整流器,得花不少钱,估计放炮仗的那孙子这时候也跑了。

练青衣气的浑身发抖,怒道:“你就不能有点出息么,连梦想都没有!金钱,美女,权力这不就是你们凡人追求的东西么?这些只要我恢复了功力都可以赐给你!”

陈晓闻言,脸色一沉:“只要给我时间,这些我都会得到,而我想要的,任何人都给不了!”

练青衣见到激怒了陈晓,心中暗喜:“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陈晓长吸了口气,眼神茫然的看着窗外,喃喃:“我想要一个家。”

练青衣突然沉默了,这个她真给不了。

“唉……你不必这样,天尸剑命的命格比天煞孤星还要凶厉,你父母注定要被你克死,不仅如此,只要和你亲近之人或者是你对人表达善意,那人也都势必会倒霉。”

陈晓本身还有点伤感,只是听到练青衣这番话脸直接就黑了:“我还是比较喜欢你闭嘴。”

练青衣心说,坏了,把这小子给得罪了,急忙道:“你别生气,你换一个梦想,这个我一定能帮你达成!”

陈晓有点无奈,是不是每一个精神病都是话痨,看着恢复出厂设置的读条才到56%。

陈晓抬头看着练青衣道:“是不是只要我再说一个梦想,你做不到,就闭嘴?”

练青衣信誓旦旦的点头:“好!”

陈晓琢磨了一下,眼睛微微一亮,直视着练青衣。

“听好了!”

“嗯!洗耳恭听!”

陈晓一手指天,一手划地,铿锵有力道:“我要……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这地再也埋不了我的心,我要这众生都明白我的意,我要这诸佛都烟消云散,听清楚了么?”

练青衣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晓,浑身颤抖:“你……说啥?”

“咳咳……”

陈晓有点尴尬的把手收回来,一不小心就入戏了。

不过看到呆若木鸡的练青衣,陈晓暗忖,效果应该是达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