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妈是剑仙

第五十三章 教你功夫! (三千字大章!求推荐票!)

我妈是剑仙 会说话的蹄髈 4103 2019-06-11 18:26

“呵呵呵……”

陈晓很高兴,已经笑的合不拢腿了。

如果练青衣在这,就会发现陈晓已经突破到了练气十层……接近满级了,只要修炼到练气大圆满就能筑基了。

“这女人上哪野去了,也不着个家。”

想你的夜,多希望你能在我身边……

陈晓有点幽怨,升级的喜悦无人分享,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说白了就是……不显摆难受。

这个修炼速度,哪怕是陈晓少年老成,也不由得有点志得意满,不过练青衣不在他总不能跟别人说。

“天才都是孤独的么?”

陈晓坐了一会,越想越不得劲,翻开宗门史册,笑呵呵的道:“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剑门历史上最快的男人?”

“滴滴!”

客房门被推开,陈晓脸上一乐,说曹操,曹操就回来了?

但来人却不是练青衣,而是保洁阿姨提着笤帚进来了,正好撞见这一幕。

陈晓的笑容瞬间僵住。

而保洁阿姨脸上的表情迅速变得惊恐,手里的笤帚“吧嗒”一声掉在地上,好像看傻了。

陈晓完全能够脑补出刚才自己的形象,在“怒龙出水式”的姿态下,双腿不住的颤抖,笑的恣意。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自己,第一个反应也一定是……这人有病吧!

“来自吴秀芳的怨念+129.”

陈晓缓缓的收势,脸色平静道:“大妈,我说我是在练瑜伽,你信么?”

保洁大妈神情复杂,有八卦,有害怕,有忧虑,有诧异……唯独没有信任……

陈晓面无表情“好吧,我知道你不信。”

保洁大妈听到这话,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慌张道:“陈总,我……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我……我这就走。”

说完保洁大妈扭头就要走。

“站住!不想干了?”

保洁大妈被陈晓一嗓子吓了一跳,紧忙站住脚,祈求道:“陈总,我错了,您就放过我一次吧!我不能没有这份工作啊,我儿子还在上大学呢!要是丢了工作……”

陈晓皱了一下眉头,打断道:“把门关上,进来说。”

保洁大妈脸色一白,没想到这陈总一表人才,背地里竟然也是……罢了,罢了。

然后保洁大妈似乎咬牙做了什么决定,一狠心直接把门推上,闭着眼睛梗着脖子对着陈晓道:“陈总,要那啥你就快点,我下班还要给孩子做饭呢。”

陈晓:???

只是下一刻,陈晓脸色大变。

“住手,你脱衣服干嘛?”

保洁大妈睁开眼睛,一脸茫然:“陈总,你不是……”

陈晓一脑袋黑线:“挺大个岁数,想什么呢?”

保洁大妈顿时就尴尬了,结巴道:“我还以为,您和方总有……一样的爱好。”

陈晓:!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方净之,口味挺刁啊!

陈晓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冷声道:“现在开始,听我的吩咐,我说什么你干什么!”

……

五分钟之后。

保洁大妈扶着墙,脸色苍白,一脸虚汗,双脚颤抖,哀怨的看着陈晓:“陈总,可以了吧。”

陈晓关闭了手机录像,冷漠的点点头道:“行了,你走吧,这个瑜伽姿势以后常做,没准会长寿,记着管住自己的嘴。”

没错,陈晓让保洁大妈做了一遍怒龙出水式,并且录了像,并且收获了一小波怨念值。

事实证明,保洁大妈做起来这一式饱具神韵……更像个身怀某种怪病的病人。

保洁大妈闻言,脸色更加苍白了,默默的走出房间,留给了陈晓一个憔悴的背影。

陈晓可以从怨念值逆推出保洁大妈的心理阴影面积,应该是不敢放肆了。

有了保洁大妈这一出,陈晓美好的心情也被破坏了,念头也不太通达,不想练功了。

于是他决定……薅羊毛。

今天的漂流瓶还没捡呢。

【捡到了一个来自淮南的瓶子】

上面写道:明天大儿子过生日,求一个刺激有意义的活动。

陈晓琢磨了一下,打字道:“亲子鉴定,又刺激又有意义。”

对面:……

对面:“你丫有病吧!”

“来自郭振东的怨念+307.”

陈晓关掉对话,又捞起一个瓶子。

上面写道:“老婆生了一对龙凤胎,求哪个高人给起一对从来都没有人叫过的名字,要高雅一点,不要流俗,要有那种书香门第的感觉,我姓史。”

陈晓揉揉眉头,这个有点难度啊,便是打字道:“容我想一想。”

对面:“没事儿,先想着,要是取得好了,起名费二百不含糊!”

陈晓想了五分钟,眼前一亮,飞快打字道:“想好了。”

对面隔了几秒钟回复道:“是什么?”

底下是一个期待的表情。

陈晓打字道:“女孩叫【史枕香】取自“枕香听雨夜读书”之意,男孩就叫【史浩驰】有“浩瀚神州,俊采星驰”之意,怎么样?”

对面:“太棒了!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我扔了这么多漂流瓶,只有你这个起的最有水平!太感谢了!”

底下是三个大拇指的表情。

然后紧接着发来一个红包,上面标注着“起名费”。

对面继续道:谢了朋友,我先去发个朋友圈!

额……

陈晓脸色有点古怪,这个是不是玩大了……算了,管它呢。

陈晓果断的领了红包把瓶子删了。

然后……陈晓就遭报应了。

接下来清一色的全是海星。

过了不大一会儿,陈晓嘴角抽搐了一下。

“来自史大国的怨念+249.”

“来自史东强的怨念+187.”

“来自史秀芬的怨念+106.”

“来自史娜娜的怨念+178.”

“来自……”

陈晓有点哭笑不得,这一家起名的水平是不咋样……没眼光,我起的名多有水平。

陈晓看了一下表,已经将近11点了,练青衣竟然还没回来。

“到底去哪了?”

陈晓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倒是没有过分担心,练青衣本身就是个剑仙,还是练气二层,普通人应该不能把她怎么样。

“迷路了?还是去祸祸人了?”

陈晓捉摸了一下,迷路了不太可能,这厮横跨一座南陵城都能找到他家,认路的本事不低。

那就是祸祸人去了?

啧啧……看着架势是要祸祸一宿啊,谁这么倒霉?

陈晓回到卧室,再次摆起了怒龙出海式,不过为了防止“保洁阿姨事件”再次发生,陈晓把门栓挂上了。

……

一宿过去,陈晓睁开眼睛,天色已然蒙蒙的发亮。

不过这一次,陈晓却没有了之前那一夜那种轻松的感觉了,反而觉得浑身僵硬,有些气血淤塞之感。

陈晓暗叹,没有悟道树叶提供的那种天人合一的入定境界,果然是不行的,这么干练不仅无益,甚至有害。

本来这炼体之术就要配合通筋活络的丹药来练习,而且不可耗时过长,陈晓这一夜是抱着侥幸心理勉强为之,结果证明行不通。

可是这丹药……太贵了。

最便宜的虎骨大力丸也要1000点,修炼一个时辰要吃一颗,完全吃不起,练上几天就倾家荡产了。

陈晓昨天一共入账了54001点,乍一看是不少,可是这种大规模入账机会并不多。

想要进入筑基期,他需要一颗筑基丹,还需要一部乙下评级的功法,全都价值不菲。

而且还是硬性要求,就跟上学买教材似的,同时还需要20万怨念值。

这也从侧面说明,剑门的修行宗旨虽然是怨力,但是也需要辅以其它的方式,单纯靠怨力变强,这不现实。

原理很简单……

怨力是负面力量,属于旁门左道,身上的怨力积累多了,会挨雷劈……咳……会被天道攻伐。

不然做出一些天怒人怨的事儿,岂不是直接一秒999+级?

本以为是个简单难度的游戏,难度突然增加了,陈晓有点闹心。

“唉……还是要攒钱啊。”

扶着窗坐下,陈晓心疼的吃了一颗虎骨大力丸,感觉身上缓和了一些,不吃不行,要不然行动都难。

“啪啪啪!”

拍门声随即响起,外面聂玲玲大喊道:“陈晓!我饿了!”

陈晓一愣,眼睛微微动了一下,缓缓的走过去猛然开门,小丫头拍了个空,差点栽进来。

小丫头稳住身形,一脸的不高兴:“陈晓!你哑巴了,开门不会吱一声啊。”

陈晓:“吱。”

“来自聂玲玲的怨念+35.”

陈晓眉头一皱,这丫头的怨念怎么变少了?这可不行!

还没等聂玲玲说话,陈晓就冷冷道:“从今天开始,以后没有早饭了!”

聂玲玲顿时就懵了:“为什么啊?”

“来自聂玲玲的怨念+199.”

这才对嘛!

陈晓一本正经道:“晨练。”

聂玲玲脸色一变,然后惊喜道:“你的意思是?”

陈晓点头道:“教你功夫去!”

聂玲玲激动的一下子蹦了起来,不过紧接着小丫头就纳闷道:“晨练为什么不能吃饭?”

陈晓认真道:“容易得阑尾炎。”

聂玲玲狐疑的陈晓,纠结了一小下,才苦着脸道:“那行,不吃就不吃吧,那你快点教我!”

陈晓摇头:“这里不合适,我教你的功法比较炫酷,地方小了,你施展不开。”

聂玲玲一脸期待:“那我们去哪?”

“哪人多去哪……嗯……中陵公园,走吧。”

陈晓愉快的决定了。

聂玲玲:“你笑什么?”

陈晓:“我没笑啊。”

聂玲玲:“你明明就笑了!”

陈晓选择了沉默,并翻了一个白眼,扯着聂玲玲就走。

刚花了一千点,不赚回来心里难受。

谁让你撞枪口上了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