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重生南非当警察

93 形势严峻(给派大星兄弟的盟主加更)

重生南非当警察 鲇鱼头 4577 2019-06-12 14:33

另一个时空,欧洲国家在非洲的殖民体系,是在冷战时期逐渐坍塌的。

殖民体系坍塌之后的非洲,并没有和非洲人想象中的一样,成为非洲人的乐园,而是成了滋生暴力、犯罪、病毒、贫困的潘多拉魔盒,昔日“非洲的面包房”,成了需要救济的国家,曾经的黄金之都,变成了犯罪之都,在白人统治下尚且能勉强苟活的非洲人,等非洲土著上台后,彻底成为统治者压榨的牺牲品。

这一次,非洲人再也没有抱怨的理由了,也没有人再为他们提供武器,非洲的矿产资源依然控制在拥有强大武装的白人资本家手里,普通非洲人依然无法分享国家发展的红利。

白人统治非洲的时候,不管是伪善,还是维稳需求,在分配国家财富时,多多少少还会考虑到一点非洲人的利益。

等那些非洲军阀上台后,他们根本不考虑发展,对未来没有清晰的规划,只顾自己吃的脑满肠肥,丝毫不在乎普通非洲人的死活,所以,这一次没有了借口的非洲人只能选择离开非洲,宁愿到欧洲国家去当难民,也不愿意留在非洲这个大泥潭。

罗克的介入,提前开启了这一过程,葡属东非只是罗克的试验品,罗克在寻找另一种可能,能让非洲平稳过渡的一种可能。

小斯肯定不知道罗克的理想,但是从尧族人的转变中,小斯意识到了非洲人一旦释放天性之后的破坏性,所以小斯听完罗克的说明,就有点目光呆滞,仿佛通过葡属东非,看到了罗德西亚的未来。

“怪不得你要驱逐非洲人——”小斯喃喃自语。

“要不然你以为呢?这么多非洲人,简直无穷无尽,不需要支付给他们薪水,不需要考虑他们的未来,只要给口吃的,让他们干什么都行,如果没有这样那样的隐患,我也不会驱逐非洲人。”罗克拥有小斯不具备的优势,四亿五千万华人就是罗克的坚强后盾。

“怎么办?那怎么办?”小斯忧心忡忡,这时才想起塞西尔·罗德斯在世时说过的话,当时塞西尔·罗德斯拍着小斯的肩膀说:记住,以后如果有事情拿不定主意,就来找洛克。

“别着急,十年之内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十年二十年之后,谁都不能保证,所以你现在要做的,是努力吸引来自非洲之外的移民,逐渐把罗德西亚的祖鲁人逐出罗德西亚,这样自然也就没了隐患。”罗克是真不着急,就像罗克对付葡萄牙人一样,小斯最终,也会被现实逼着做出正确选择。

所谓的“正确选择”是什么?

正确选择就是,如果无法吸引白人来到罗德西亚,那么就想办法吸引华人去罗德西亚吧。

印度人就算了,愿意来非洲的印度人大多是低种姓,甘地那样的高种姓少而又少,而印度的低种姓——

说句不好听的,印度低种姓的肤色,比非洲人也没强多少。

相对来说,华人还是不错的,至少在约翰内斯堡,华人和布尔人组成的家庭,诞生的后代和白人家庭诞生的后代也没有多大不同。

黑人不一样,黑人的染色体实在是太强大,不管是白人还是华人,和黑人组成家庭后,生出来的孩子绝大多数都是黑人,至少要经过四五代的稀释,基因里的东西才会逐渐淡化。

“不行,不行,罗德西亚也需要移民局。”小斯终于明白问题的重要性。

“加油吧——”罗克给小斯足够的鼓励,就算小斯无动于衷,如果罗德西亚的局势真的崩坏如葡属东非,罗克也不会坐视不理。

暴力输出这种事吧,其实要预防也很简单,别的不说,现在葡属东非的尧族人,绝对算是非洲反抗殖民统治的急先锋,那么以后其他地区的非洲人要是也想学习尧族人反抗殖民侵略的经验,就需要尧族人的指导。

凭罗克现在和尧族人的关系,在非洲人中掺沙子简直不要太简单,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攻破的,所以,想在罗克不允许的地区造反实在是太困难,凭借着手中的强大实力,以及“忠诚的仆人”尧族人,罗克可以轻松镇压任何反抗。

——

约瑟夫·张伯伦返回伦敦后,德兰士瓦和奥兰治很快就拿到了3000万英镑的贷款,这笔贷款是以德兰士瓦和奥兰治两地的铁路收入作为担保的,如果铁路收入不足以偿还贷款,那么就要以德兰士瓦和奥兰治两地的预算收入作为补充。

这一条款,遭到约翰内斯堡市政府的极力反对,因为农业为主的奥兰治地区明显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有多少财政收入的,所以名义上还钱时,是以德兰士瓦和奥兰治两地的财政收入作为补充,实际上这笔贷款如果铁路收入无法偿还,那么就全部要由德兰士瓦来还。

或者说,要由约翰内斯堡来还。

原因很简单,约翰内斯堡有金矿啊——

所以,约翰内斯堡市政府的要求是,各地的贷款,由各地向帝国银行独立申请,不需要依靠德兰士瓦和奥兰治两地的集体名义。

如果两地集体申请也可以,那样的话,约翰内斯堡拿到多少钱,就还多少钱,比勒陀利亚和奥兰治的部分,约翰内斯堡不负责。

约翰内斯堡的建议,同样遭到比勒陀利亚和奥兰治的极力反对。

尤其是奥兰治。

奥兰治政府很清楚,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奥兰治政府都要依靠贷款和财政拨款维持,根本没有能力偿还贷款,所以奥兰治政府说什么都要赖上约翰内斯堡这个“大金主”,约翰内斯堡休想甩开奥兰治。

也就是这时,路易·博塔和杨·史沫资才发现,被英国人统治,好像也挺不错的。

以前的德兰士瓦共和国,如果1902年这种天灾**,那就要咬牙承受苦苦支撑。

现在嘛,没钱了就去找帝国银行贷款——

都不需要还的!

而作为德兰士瓦和奥兰治两地的总督,阿德在这个问题上没有立场,不管是德兰士瓦还是奥兰治,都是阿德的辖区,阿德这碗水要端平。

“这群混蛋,他们就是一群吸血鬼,妄想让约翰内斯堡为所有布尔人买单,这绝不可能!”菲利普·马蒂尔达气得几乎失去理智,在市长官邸破口大骂。

罗克和马库斯·博福特、布莱克·纳尔逊相对无言,奥兰治现在明摆着是要碰瓷,约翰内斯堡躲都没处躲,原本可以主持公道的阿德两边和稀泥,整个一大型车祸现场。

看上去对约翰内斯堡确实是不公平,3000英镑的贷款,按照比例,约翰内斯堡只能拿到其中的450万,大概仅仅是百分之十五,但是还款的时候,约翰内斯堡估计要负担百分之六十以上,任谁看了这个方案都要骂娘。

但是这个方案又是相对公平的,毕竟德兰士瓦和奥兰治加起来,精华部分都在约翰内斯堡周围,英国政府发动战争就是为了约翰内斯堡的黄金,约翰内斯堡市政府的收入也最多,所以拿得少点,出的多点很正常。

只不过,约翰内斯堡市政府绝对不会承认第二点就是了。

罗克在这个问题上不好发言,约翰内斯堡近郊的农场都是华人的,这个贷款不是战争的补偿款,而是给德兰士瓦和奥兰治两地的救济款,也就是说,战后购买农场的华人,也会是这笔贷款的受益人,所以,罗克现在不管说什么,都像是占了便宜还卖乖。

“马库斯,我们现在的收入是多少?”菲利普这次点了财政局长路易斯·巴纳德的名。

“上半年的财政收入是差不多140万镑,这部分收入包括金矿的税收和卖地收入,去掉卖地收入的话,大概是82万镑,总体来说,财政收入和财政支出基本平衡,也就是说,我们其实不需要贷款。”路易斯·巴纳德推推眼镜,一脸精明。

所谓的“卖地收入”,就是约翰内斯堡周围的农场了,这部分收入是一次性的,所以不能算作是常规收入。

82万镑,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跟开普敦那样的大城市相比肯定少,但是和比勒陀利亚、布隆方丹(原奥兰治自由邦首都)相比,这个收入就很不错了,比勒陀利亚和布隆方丹一样,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大概都要依靠贷款和财政拨款过日子。

“特么需要不需要不是咱们说了算。”菲利普·马蒂尔达气得胸口发闷,这就是最恶心人的地方,为了让约翰内斯堡还钱,现在约翰内斯堡不要这笔钱都不行。

“那么我们就想办法多争取一些贷款,和奥兰治相比,至少咱们约翰内斯堡的农场看得见摸得着,确确实实需要补贴,奥兰治有什么?他们说着是有20万布尔农场,现在连个影子都看不着,天知道把钱给了奥兰治,奥兰治会把钱给谁。”税务局长马库斯·博福特一如既往的性格急躁。

集中营拆除之后,大部分布尔人去了奥兰治,还有些布尔人去了开普和纳塔尔,也有人去了德属西南非洲和葡属东非,甚至有人远走罗德西亚。

奥兰治政府口中,在奥兰治有20万布尔人需要救济,远征军撤走后市场恢复萧条,物价飞涨,天气极度干旱,大片大片的草场枯萎,奥兰治西部地区还发生了严重的火灾,如果没有外部支援,布尔人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重建农场。

奥兰治的情况如此糟糕,其实约翰内斯堡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但是同样的旱灾,在约翰内斯堡的华人看来,似乎并不是什么无法克服的困难。

大片大片的草场枯萎是不是?

不要紧,正好把那些枯萎的草场开垦出来变成可耕地,来年不管是种苜蓿还是种土豆玉米,都可以产生更大的价值。

天气干旱不下雨是吧!

也没关系,天不下雨河里就没水,没水正好修水利,开个沟挖个渠什么的,工地上还给管饭,吃了工地的,就省了自家的,在这个问题上,华人精明得很。

这就是心态不同,造成的结果完全不同,同样是天气干旱,华人在努力自救,布尔人却在等待救援。

看上去好像是更惨的布尔人会得到更多好处,但是一年后,华人开垦的土地,因为充足的浇灌会获得丰收,而布尔人还要继续等待救援,因为他们的农场还是不能自给自足。

“奥兰治20万布尔人,每人200英亩土地,奥兰治——有这么大的地方?”罗克有点好奇,20万乘200,4000万英亩,大概16万平方公里。

奥兰治面积是18万平方公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奥兰治就有1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可供分配,这18万平方公里内有山地,有丘陵,有森林、沼泽、河流,最终算下来,奥兰治能有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可以规划为农场就不错了。

“有个屁!”马库斯·博福特嗤之以鼻。

罗克和菲利普·马蒂尔达、路易斯·巴纳德的表情都有点难看,也就马库斯没有察觉。

对啊,奥兰治境内的农场不够分,那么接下来,奥兰治的布尔人就还有可能回到约翰内斯堡来。

虽然奥兰治被英国政府征服之后,理论上奥兰治的布尔人也可以自由前往开普,但是开普是英国人的大本营,所以奥兰治的布尔人,更有可能的还是向约翰内斯堡回流。

“洛克,堵住布尔人,不能让他们回到约翰内斯堡来。”菲利普·马蒂尔达咬牙切齿。

“好的,我明白。”罗克表情严肃,这个问题不是开玩笑的,如果奥兰治的布尔人回流,那么首先受到影响的,就是约翰内斯堡周围的华裔农场。

罗克决不能坐视这种事发生。

回到警察局,罗克把乔·罗素和李德、亚亚他们全部都叫来,准备安排警力,将布尔人堵在约翰内斯堡之外。

“局长,出事了,克隆斯塔德的一户农场主被谋杀——”马丁匆匆来报。

形势好像比罗克估计中的更严峻。

8)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