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最牛锦衣卫

第630章 黑袍巨人

最牛锦衣卫 少穿的内裤 4354 2019-05-15 20:37

第630章黑袍巨人

不过这样也好,有石文义背黑锅,也省得跟那些人斗嘴了。刚刚接过石文义的折子,杨一清等人就一起走了进来,几位大臣全都是一副怒不可遏的神情,来到近前,刘健捧着折子道:“陛下,南城街惨剧,不能不管,否则让天下百姓如何看待朝廷?臣等以为.....”

不等刘健说完,朱佑樘出声打断了他,“几位爱卿,你们说这件事情啊!朕已经做过处理了,石文义已经主动认罪,几位爱情就不必麻烦了。此事虽然是一心为朝廷办事,但终究是造成了不小的乱子。石文义暂时卸下指挥使之职,以锦衣卫指挥同知,暂是管理镇抚司,另外,罚俸三年,所有俸禄补偿给南城街受伤百姓,朝廷也会拿出一部分钱抚恤伤亡人家。”

刘健等人全都瞪大了眼睛,尤其是刘健,看着手里的折子,又看了看旁边的石文义。事情不是苏立言搞起来的么,怎么石文义跑过来认罪?石文义,你特么是不是有病啊,听说过抢着分金银的,没听说过抢着背黑锅的啊,难不成你背黑锅还上瘾了?

石文义身体笔直,目不斜视,一副我干的事情我负责的样子,面对刘健等人看白痴的眼神,他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那意思好像是在说,“我就是有病,你们有药啊?”

任凭刘健等人再厉害,也被石文义搞得没脾气了。大家商量了半天,做了充足的准备,打算狠狠地整一整苏立言了,甚至还打算挑动百姓,在民间对苏立言进行讨伐。可是做梦也没想到石文义居然赶在前边认罪,这简直是哔了狗。

此刻,看到刘健等人那副吃了狗屎的表情,石文义心里居然也没来由的高兴起来。嘿,让你们眼里只盯着苏立言,无视我石文义。怎么样,现在吃亏吃大了吧?告诉你们,内廷干将,可不光只有一个苏立言,我石文义发起狠来连我自己都害怕。不就是背黑锅,被人骂,我石文义最不怕的就是这个了。

三年俸禄?那叫事儿?只要手里的权力不减,能在太子殿下心中占据一定分量,再给三十年俸禄也没事。瞧不起我石文义的人,都得付出代价,内廷不是好欺负的。

刘健收回了手里的折子,大家依旧可以梗着脖子撕咬苏立言,可那又如何?人家石文义铁了心把责任往身上揽,你能拦得住?哎,真是小瞧石文义了,这家伙大智若愚啊,而且骨子里,也是个实实在在的狠人。

天津卫,都督府临时大营,夜色降临后,大营安静了许多。老贾等人老老实实的待在屋子里,除了唉声叹气,他们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就在大家迷迷糊糊,想要睡觉的时候,外边突然响起了一点声音,好像有人摔倒在地。

老贾刚站起身,房门扑通一下,痛苦的躺在地上。众人惊呆了,门板居然硬生生被人踹趴下了,这力气得多大?

门口出现一个人,月光洒落,照着来人。此人堵住门口,手中持一把诡异长刀,更让众人害怕的是,来人身高足有七尺有余,进门竟然要弯着腰。呼呼,好高的人,好诡异的刀,刀刃上滴着血,门外躺着两名守门士兵。

两名守卫躺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全都是一刀毙命。老贾等人惊得全都往后退去,霍家胜站在最前方,大声吼道:“你是什么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竟敢.....”

“霍家胜?”黑袍巨人轻轻吐出三个字,手中诡异的长刀横扫而过,霍家胜的头颅冲天而起。无头身躯并没有立刻倒下,不断喷出鲜血,如同下了一场血雨。老贾等人都吓坏了,一刀就砍掉了大活人的脑袋,这是什么样的力量?看到霍家胜被一刀砍死,其他人也如梦初醒,可是黑袍巨人根本不给大家喘息的机会,往前两步,挥舞着手中长刀,犹如虎入羊群,一时间房间里厮杀阵阵,鲜血喷涌。这个黑袍巨人仿佛是一个杀人机器,手法都是一招致命,转眼间就有几个人死在了他的刀下。

一名巡逻兵走到关押房附近,一眼就看出这边出了事情,于是队头立刻吹响了手中的竹哨,“有刺客.....有刺客.....”一边喊着话,一边朝着关押房冲去,一路上不断有血腥味飘来。

关押房内,黑袍巨人听到外边的动静,冷哼一声,收起诡异长刀,飞速退去,弯下腰,从正门钻了出去。黑袍巨人正好跟赢面赶来的巡逻兵碰个正着,看到眼前的黑袍巨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黑袍巨人并没有对这些巡逻兵下手,而是找了个相对黑暗的方向跑去。如果被巡逻兵缠住,等到大营里的京营兵马围上来,任他本领通天也得交待在这里。

巡逻兵自然不肯放过这个黑袍巨人的,分出一部分保护屋中的生还者,另一部分跟着队头追了上去,越过几间房子,却发现黑袍巨人消失不见了。队头有点发懵,转头看了看旁边的人,“黑袍巨人呢?谁看到他了?”

身后几名士兵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刚离着黑袍巨人也就十几丈,拐个弯,黑袍巨人就不见了。这里可是都督府临时行营,哨子吹响后,外围一定会戒严,不准进也不准出,再往前就是营房,黑袍巨人怎么就消失了?那么大个人,走在路上都扎眼,他还能上天不成?

没一会儿,安战硕就带着人走了过来,碰到巡逻兵后,他大声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儿,为何吹响警哨?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安将军,刚刚有一名黑袍巨人闯进了关押房,杀了不少人,于是才吹响了哨子,我们追着黑袍巨人而来,可是到这里后就看不到人影了!”队头一脸愁色,显然还没从黑袍巨人凭空消失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安战硕浓眉狂抖,“放屁,本将军带着人从前边过来,连只老鼠都没看到,哪来的什么黑袍巨人?听你的意思,黑袍巨人几乎有八尺,这么大个人,还能凭空消失了?”

“可....安将军,小的没撒谎啊,不信你问我手下的兄弟们,大家都看到黑袍巨人了!”旁边的人忙不迭附和着队头,你一言我一语的为队头作证。黑袍巨人给大家带来的冲击力太震撼了,还有那把诡异的长刀,在月光下泛着寒芒。

安战硕大皱眉头,随后派出人手去搜查,把整个营房了搜了一遍,也没找到所谓的黑袍巨人。关押房这边,邢五原正站在门口破口大骂:“你们都是吃屎长大的?竟然让人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把人杀了,大小姐把这么重要的人放我们这里看着,你们把人看死了,你们说.....你们还要不要脸了?咱们京营五军都督府的脸都让你们丢干净了!”

好几名参将、游击站在旁边大气不敢喘,因为这事真的很丢人,堂堂五军都督府大营,居然让什么黑袍巨人闯进来予取予夺,最后还让人跑了。要说唯一的好消息,都就是人没死干净,还老贾以及另外两名卫所兵活了下来,可惜,精神状态都不怎么好,一个个所在墙角打哆嗦。

丑时,张紫涵和苏瞻闻讯赶来,张紫涵冷冷的瞥了邢五原和安战硕一眼,“告诉本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堂堂大营,让人闯到关押房杀人,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安战硕告声罪,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张紫涵听得心头狂跳,将近八尺的黑袍巨人,真是见了鬼了,这么大的一个人,是怎么跑进大营的?刚想找人问问,却发现苏瞻已经领着萦袖进了关押房。经过邢五原不断安抚后,老贾已经恢复了不少,他毕竟是一名更夫,胆子还是不小的。

看着屋中满地尸体和鲜血,苏瞻紧紧地皱起了眉头。自从看破阴兵过街的鬼把戏后,苏瞻就一直怀疑霍家胜有问题。阴兵过街这个把戏需要有人亲眼目睹,同样也要有人保证这个把戏不被拆穿。如果事后有人立刻走过去看看,就一定会发现这是一个鬼把戏,而当时毛大胆是想过去看看的,却被霍家胜拦住了。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霍家胜的可疑性非常大,值得调查一番,只是自己刚刚派人盯上霍家胜,关押房这边就出了问题。

苏瞻安抚老贾一番,让老贾将事情的详细经过叙述一番。今夜发生的事情,让老贾印象深刻,想忘都忘不了。他细细的说着,从黑袍巨人出现,再到离开,没有漏过任何细节。

走出关押房后,苏瞻望着远处的繁星,轻轻地叹了口气,经过老贾的描述,几乎可以断定对方是冲着霍家胜来的,不过这也验证了自己的判断,霍家胜果然有问题。对方一定知道自己已经盯上了霍家胜,所以才冒着风险,派人在都督府行营杀人灭口。

黑袍巨人?苏瞻想不通,如此扎眼的黑袍巨人是怎么进入都督府行营的,又是如何消失的?张紫涵来到苏瞻旁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道:“是冲着霍家胜来的?”

“应该是的,进门第一个杀的就是霍家胜,而且,还叫出了霍家胜的名字.....黑袍巨人.....哎,还真是一个谜题接着一个谜题啊!”苏瞻和张紫涵并肩往西边走去,因为黑袍巨人就是朝着这个方向逃走的。安战硕等人紧紧地跟在后边,他们生怕那个神出鬼没的黑袍巨人再突然蹦出来。

来到一排营房旁,苏瞻仔细观察了一下,不由得脑仁发疼,“安将军,黑袍巨人是在这里消失的?”

“是的,当时有一队兄弟正在追他,结果拐个弯就不见了,等那队兄弟追过来,前后相差绝对不超过两息时间。当时安某带着人迎面走过来,也根本没碰到什么所谓的黑袍巨人。让人把这里搜了个底朝天,也没发现什么暗道之类的,真是邪了门了,那么大个的人,说不见就不见了!”

近八尺的巨人,那可是两米四啊,这么大个子的人,别说见,听都没听说过。苏瞻可不觉得这么高的人会凭空消失,想着自己在关押房发现的线索,他小声问道:“行营这边有没有外来人员?”

安战硕赶紧点了点头,“有的,因为临时行营不是固定驻地,这次南下伙头班也没跟着,所以,营里为了兄弟们吃饭,暂时在外边找了一些做饭的厨子。哦,这些厨子就住在这排班房。不过,那些厨子可没这个高个的人啊!”

苏瞻神秘一笑,也没多说什么,打个手势,随着张紫涵去了临时指挥处。此时屋中没有外人,张紫涵认真道:“你怀疑那些厨子有问题?附近班房的人不查一查?”

“不,没必要,应该不是都督府的兄弟做的,这些兄弟都是从北京城来的。而我们把老贾那些人安排到临时行营,也是临时决定的,除非对方能提前算到这一点,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最有可能的是外人作案,而那些外来的厨子嫌疑最大。”

“涵涵,你有没有发现?那个黑袍巨人杀人手法非常利索,招招致命,直切要害,尤其是砍断霍家胜脖子那一刀,力道、准头,拿捏得很好。便是杀人如麻的杀手,也很难做到这么准.....”

张紫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可是,那些厨子可没有巨人啊,将近八尺的巨人.....”

“哈哈,这同样是一个障眼法,跟之前的阴兵过街一个道理,我们眼前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的!黑袍巨人又不会飞天遁地,却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消失了,你不觉得奇怪么?刚刚在关押房那边,我看了下巨人留下的脚印,当时就觉得奇怪。我们的脚长跟身高一般是成固定比例的,身高差不多是脚长的七倍,可是巨人留下的脚印,却很短,按照脚印估算,对方根本不可能是个巨人,还很可能是个矮子。”8)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