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凌霄大圣

第三十章 女主人查探(求推荐推荐推荐,鞠躬)

凌霄大圣 夜雨闻铃0 2476 2019-05-05 13:25

当纪辰回到纪家是,已是酉时,黄昏落下,天边兴着火烧云,美不胜收。

并未去别的地方,纪辰回到了自己的小天地,三两下便登上巨树,如今的纪辰上树远比之前容易,毕竟苦修这么长时间了。

进入树屋后纪辰拿出了储物袋,整整一下午他都在购置接下来所需的材料,花费了接近八千两银子,别的不说,这些材料够他折腾近一年了。

好笑的是一路上小蝶如同街头老大妈一般,不断碎碎念,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笑纪辰禁不住罗曼诱惑,产生了一些反应以及临场时满头的冷汗等等,让纪辰是有脸无处放。

“辰儿,老爹上来喽?”

正在纪辰点算材料时,巨树之下传来老父亲熟悉的声音,不用想,纪辰知道这老头肯定是准备将自己卖的东西还给自己。

“来吧。”纪辰震道。

只听噗咚一声,纪觉山的身影便出现在树屋之前,他轻轻推开门,并未直接说明来意,而是转移方向:“那个……咱爷俩已经一个多月没见了,你小子是不是还在为义城以及严雨遥的事发恼呢?”

纪辰沉吟片刻,然后脸色认真道:“老爹你放心,这笔账我一定会好好和他们算的。”

“哎~”重叹一声,纪觉山满是皱纹的脸几乎皱成了一团,一脸囧状的他语重心长:“辰儿啊,义城纪家就在放在整个羌羽国都是龙头势力,他们的势力大的超乎你的想象,这义城纪家就如同咱们身处这根参天大树,而最大最粗的树干便盘踞义城。”

“咱们丰城纪家只是依附他们而活,硬要做比喻的话,咱们丰城纪家就如同这参天大树的散枝,甚至连散枝都算不上,只是散枝最末端的绿叶罢了,若是义城真要对付我们,都不用他们动手,大风一吹咱们就自取灭亡了。“

“为父实在是担心你啊。”

纪觉山知道义城是什么地方,更知道义城纪家的势力如何恐怖,他们能够在丰城立足,几乎全是人家义城纪家罩着的。

纪辰知道现在还无法说服这老头,索性转移话题:“听说今日你带着两个长老去拍卖场了?”

“嗯嗯。”纪觉山楞了一下,然后从背后拿出一个长条的丝绸口袋:“本来是冲着那本蛮王记而去的,没想到洪烈那老匹夫如此豁得出去,倒也罢了,花了他那么多钱,洪家最近一两年绝对会萎靡到底。”

“我见没有蛮王记可买,就随便给你买了个炼体图,出自一个不知名的大师,你拿去看看是否有用。”

若是不知情的人听到纪觉山这话,定会认为纪觉山只是失去了蛮王记才顺便给纪辰买的炼体图,可经历了这场拍卖会的纪辰知道,明明就是老爹之前力压两个长老,孤注一掷买下来的。

将心头暖流压住,纪辰小手接过阵图,半天牙缝中才憋出几个字:“谢谢老爹。”

“没什么……”纪觉山正想说一些不用谢的话,忽然看到纪辰的手满是老茧和伤痕,问道:“辰儿你的手怎么如此伤痕累累?这段时间你是不是自残?”

纪辰急忙摇头:“没有没有,我是见元力无法储存就拼命修炼外功,这个世界上肉身成圣的强者不也很多么?”

点点头,纪觉山对这个说法还算是满意:“修炼需要刻苦,但是别太玩命,千万别自残。”

“我知道的。”纪辰从未发现自己的老爹原来这般可爱,明明尽了全力购买却偏偏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花了这么多钱只怕会被两个长老施加许多压力,这些纪觉山都选择了独自承受。

“那老爹就不打扰你了。”

说着纪觉山就跨着老迈的步子跳下了巨树,佝偻的背影逐渐被黑夜吞没,一如他老迈的年纪逐渐被岁月吞没。

送走了老爹,纪辰回到树屋内,点算了材料,问道:“小蝶啊,咱们何时开始炼制药液啊?”

摆阵自然不需要纪辰担心,他需要担心的就是钱财和材料,此刻万事俱备,自然要看小蝶的意思了。

小蝶打了一个哈欠,慵懒道:“今天笑你笑的太久了,嘴有些合不上,紫金镯最近也有些疲累,明日再弄吧。”

“好。”纪辰也有些累了,这段时间从未在床上睡过,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在床上睡个好觉。

让纪辰没想到的是,不知是不是白天被罗曼挑逗的太厉害,梦中总是出现那个女人的身影,而且梦中的罗曼更加妩媚,穿的极为暴露,几乎衣不蔽体,大片白花花的**展露在纪辰面前,致命的是穿着衣不蔽体的衣物,罗曼竟然开始高抬腿走上阶梯。

纪辰从下往上看,将神秘之地看的一清二楚,也不知道那罗曼所说的神秘之地是否如此。

当然,做这种梦的最终结果就是第二日纪辰发现自己的裤子有些湿哒哒,还好小蝶未醒,不然这也太丢人了。

咕咕咕!!

不知何时,公鸡的打鸣将黑夜吓退,白昼重新占据天地。

“纪辰哥哥,你醒了吗?”纪辰刚换好衣物,巨树之下便传来甜甜糯糯的少女声,将纪辰心中的烦恼怒火全部浇灭,取而代之的是通彻全身的清爽。

“我在呢!”

纪辰大生应答。

纪辰声音刚落,纪晴儿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树屋之前,悄无声息,这份身法的确高级,见到纪辰的第一眼纪晴儿便昂着小下巴质问道:“纪辰哥哥又消失这么久,老实交代去哪里了?”

“没有啦,我就是到处逛逛,去了一下贩市。”纪辰莫名有些做贼心虚,毕竟那个女人挥之不去。

“真的?”

纪晴儿自然不信,三两步莲移至纪辰一旁,女人的直觉向来不讲道理,她使劲嗅了嗅纪辰衣物:“纪辰哥哥不老实!”

“怎么不老实了?”纪辰虽说心虚,可脸上还是大义凛然。

“非要我说出来?”晴儿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纪辰更加心虚:“我……我没有干什么啊。”

“行!那我就马上将这件事告诉纪叔叔。”晴儿作势就要下树。

纪辰急忙上前拉住晴儿小手:“昨日……昨日黄龙出府,情满自溢,没什么大事,对了,我给你买了糖葫芦。”

说着纪辰便拿出糖葫芦,晴儿一见果真欢喜,之前她闻到纪辰身上有些女人香,不过她相信纪辰不会是那种人的,而且晴儿有些不解,纪辰这两句话是何意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