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凌霄大圣

第一百一十二章 离开

凌霄大圣 夜雨闻铃0 2520 2019-05-05 13:26

“如此便多谢了。”

纪辰隆重的作了一个揖,表达自己心中的感谢之情。

罗曼却幽怨道:“你要真想谢谢姐姐就不如留下来,什么义城之约也甩的远远的,以后和姐姐吃香的喝辣的,高兴时还可让你尝尝什么叫女人的美好。”

纪辰差点一口白水喷出来,女人的美好?这话说的实在要命。

急忙摆手,纪辰道:“不了不了,罗曼姐你这大口我怕是填不满。”

“哈哈哈……”

罗曼忽然一阵大笑,旁人或许不知话中笑点,可罗曼却是清楚接受到纪辰的梗,一下子笑的花枝乱颤,胸前波涌不堪,美景怡人。

“我该走了。”好半晌,等罗曼笑完,纪辰这才站起来说道。

罗曼的脸色忽然又变得幽怨起来,说道:“要走了也不给个离别拥抱。”

纪辰面露难色,老实说纪辰不是一个多情人,他实在不愿与其他女人发生太多关系。

犹豫一阵,见罗曼都快流出泪来,纪辰这才点头苦笑:“好吧好吧,离别前的拥抱总是会让人记忆犹新。”

还未说完,那罗曼忽然脱下高跟鞋,赤着小脚跑来,一个鱼跃跳了过来,纪辰没办法,只要一把接住这身材火爆的女人,入手处尽是柔嫩与丝滑,罗曼的腰间可以说没有一点赘肉。

如此细腻的手感简直让人不忍离开。

正想着,罗曼小口忽然朝着纪辰的脖子亲吻了一口,那热气纪辰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

“弟弟。”罗曼道。

纪辰全身僵硬:“嗯?”

罗曼耻笑道:“你弟弟有反应了。”

纪辰慌张道:“啊?”

细细感受,纪辰的确感觉到自己的二当家有抬头趋势,他后知后觉自己被玩弄,随即报复性的一巴掌拍在罗曼的翘臀上,还使劲捏了一把:“让你取笑我。”

啊!

罗曼一声娇嗔,急忙脱离纪辰的怀抱,回到前方的座位上:“弟弟你的手不乖哦。”

两人的离别至此,罗曼的脸已经彻底绯红,似有动情之感。

纪辰则是笑道:“是你自己先不规矩的,怪不得我。”

“嘁!玩弄是非。”罗曼不屑道。

纪辰退后几步,退到门前才停下来:“这次真的要走了,那些东西需要多少钱尽管扣,千万不能说赠送,就这样。”

罗曼幽怨点头,问道:“那你捏屁股这一下呢?算多少钱?”

纪辰直接推门而出:“无价之屁股。”

..........

离开拍卖场,纪辰的直接回了家,离开丰城前需要准备的事情还真不少。

所幸这几日晴儿一直和纪辰在一起,她似乎知道纪辰要离开了,如同牛皮糖一般粘在纪辰身上,帮纪辰解决不少事,可解决的事情越多晴儿便越是伤感。

从小到大,这是她和纪辰第一次要分开这么久。

这一日,纪觉山忽然来了纪辰房间,说了很多叮嘱的话,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包含着对儿子的关心,虽知道现在的纪辰很强大了,可做父母的总归放不下这份心。

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做父亲又何曾不担忧呢?更何况还是纪觉山这个又当爹又当妈的父亲。

房中,纪觉山说了很多之后眼眶有些发红,转移话题道:“对了,辰儿,你大哥和二姐都在羌羽国最西南的地方历练,那里与邻国交界,摩擦时常爆发,你若是走到那些地方可别忘记和他们联系。”

纪辰心中一喜,想起二姐小时候那霸蛮的模样,不由笑道:“放心吧老爹,二姐那脾气谁也欺负不了她,我若去到哪些地方定会找二姐的,我也好想她呢。”

纪觉山好似想起了什么,突然叮嘱:“到时候可别忘记你大哥,他若看到你只和二姐亲难免会伤心。”

纪辰哭笑不得,都说做父母的对孩子要一碗水端平,可老爹是果真没有半点倾斜。

“放心吧老爹,我知道该怎么做的。”纪辰笑道。

纪觉山这才点点头:“那就好,辰儿你休息吧,老爹有点累了。”

说着纪觉山便自顾自走出了房门,看着父亲佝偻的背影,纪辰知道老爹不是累了,只是眼泪快忍不住了,这老男人终究放不下这个小儿子。

第二日清晨,纪辰准备今日便离开,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一旦告诉她们,少不得又是一番眼泪鼻涕。

纪辰不是个喜欢流泪的人,他怕晴儿那妮子哭起来自己就不忍心走了。

刚要走出纪家大门,忽然碰见韩笑匆匆走来,那韩笑见纪辰这阵仗,再联想纪辰的一年假期,自然知道纪辰是准备离开了。

“要走了?”韩笑问道。

纪辰点点头,说道:“韩笑老师没去中心广场招新啊?”

韩笑摇摇头,说道:“早就去了,有些东西忘在房间了,我让琳儿和晴儿两个人先帮我顶着,我马上回去。”

纪辰也点点头:“哦……”

见纪辰无话可说,韩笑脸色也有些不舍,问道:“准备悄悄的走?”

“嗯。”纪辰嘟囔了一句,然后说道:“若是告诉晴儿她们,我就怕走不了了。”

“说的也是。”韩笑忽然一笑,然后道:“我听说了你和义城纪家的事情,也不知道那纪家族长和严雨遥等人知晓你如今修为后会是何神情,只怕会很好笑。”

纪辰不置可否:“也许吧。”

韩笑叹了一口气:“你倒是一步就走掉了,我就怕一会晴儿和琳儿会哭成泪人。”

纪辰耸耸肩,声若细蚊:“一年而已,很快啦。”

伤感的情绪已经蔓延了纪辰的心扉,他怕自己再不走就真舍不得了,于是和韩笑说了一声抬脚就走。

身后传来韩笑的声音:“一年后我肯定能听到有人单枪匹马杀入义城,给那纪家的脸上狠狠一巴掌的消息。”

“但愿。”

纪辰说完便不见了,他的脚步很快。

路上纪辰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他不知道此行会遇到多少危险,可再多的危险也无法阻止纪辰此行,他必须去经历生死之间的搏杀,不然他是无法长大的,这是一个强者的必经之路。

有些认识的纪辰的人见他身影匆匆,并未打招呼,只猜想纪辰是要事要做,特别是一些狩猎队的大汉。

只是他们可能不知道,这一眼可能便是一年。

8)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