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凌霄大圣

第六十三章 好了伤疤忘了疼

凌霄大圣 夜雨闻铃0 2491 2019-05-05 13:25

打坐至酉时,天色已近黄昏,透过窗户清晰可见远处云朵如烈焰一般,似乎点燃了老天的屁股。

房间中有着轻微鼾声,小蝶早已不知去向,可正在此时,小蝶的声音如同九霄雷霆,炸响在纪辰脑海中:“有人来了,赶紧将材料收好!”

猛地惊醒,黄昏的夕阳照射在纪辰脸上,看上去显得纪辰更加慌张。

咕咕……

脚步声已经肉耳可闻,纪辰慌张的如同被捉奸在床的情人,桌面上几种材料被纪辰一股脑全部装进储物袋,正在此时,房门突然被猛地踢开,一条勾人心魄的美腿出现在门外。

“纪辰!这几日你是想当缩头乌龟还是如何?连见我都不敢了?”

声音尖细悦耳,显然是个女子,再结合这条美腿,不用想纪辰也猜出了来人是谁。

纪辰:“纪琳你进别人的房间也不知道先问问房中有没有人?”

来者正是纪琳,她脸上带着怒意,夕阳照射在她的背上,好似九天玄女,一对波涛汹涌依然出彩,夺人眼目。

听到纪辰骂声,纪琳不屑轻笑:“我管你有没有人,我纪琳想去的地方,谁也拦不着!”

“若是我在沐浴岂不是被你看了个精光?”纪辰怒道。

“正好将上次你占的便宜讨回来!”纪琳毫不让步。

“你!”

纪辰怒极,还好之前小蝶急流勇退,不然若是此刻炼制凝元阵,岂不是被这纪琳撞的正着?自己的秘密岂不是毁于一旦?想到这些后果,纪辰更加生气,他瞬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思虑如何对付这蛮横女人。

不过片刻,纪辰便转变了脸色:“你真想看?”

纪琳本就以激怒纪辰为乐,看到纪辰生气她便开心,怎料这纪辰瞬间换了一个脸色,还问出这种话,纪琳顿时有些慌了,不过纪琳是谁?岂会弱了自己气势?此刻就算硬着头皮也得说一声:“你敢脱我就敢看。”

“呵!”

纪辰不屑一笑,然后一解腰带,裤子瞬间脱落,那纪琳被此举吓了一跳,急忙闭眼,可纪琳又岂会知道纪辰裤子之下还有一条白色打底?

借着纪琳闭眼,纪辰直接施展青云步,瞬间出现在纪琳身后,然后故技重施,双臂穿过纪琳腋下,将其双臂钳住,想要控制纪琳。

谁知纪琳反应极快,一瞬间便想要反击,两人一攻一守,身体便直接失衡,地上又脏又硬,纪辰自然是向前一推,将纪琳摁在床上。

如此一来,纪琳便背对纪辰被压在了床上,感受着背上传来的狂躁气息,纪琳的脸刹那便红到了耳根。

纪辰双腿叉在纪琳的长腿两侧,不让纪琳乱动,双臂钳着纪琳的双臂,算是完全将纪琳控制,随后纪辰更是露出胜利者的姿势问道:“下次还敢不敢不敲门便冲进我的房间?”

“为何不敢?老娘下次直接将你的门踢碎!”纪琳毫不服软。

“还敢和我犟?”

纪辰将身下纪琳的双臂合在一起,然后左臂穿过纪琳的双臂,如同门栓一般控制住她双臂,右臂则是腾出空来,五指大张,一记如来神掌结结实实的印在纪琳的屁股上。

啪!

清脆的响声在房间中回荡,久久不息。

“屁股手感依旧,只是不知另一个地方手感有没有变化。”纪辰故意坏笑道。

听到纪辰口中这另一个地方,纪琳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胸前骄傲,羞红的脸更加羞红:“你……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又不是没摸过。”纪辰作势就要翻过纪琳的身。

“别!!不要……”

知道纪辰不是那种虚张声势的人,纪琳一下子便软了下来,相比自己的尊严,贞洁和名节更加重要。

“哟呵?服软了?还真是少见呐。”纪辰看着一动不能动的纪琳,笑道。

“你……你放开我!”纪琳心中自然没有服软,她只想暂时服软,然后奋起反击,叫这浪荡子尝一尝被踢的滋味。

纪琳心中如何想纪辰岂会不知道,当即便道:“放开你?只怕放开之后你马上就会由小绵羊变成母夜叉。”

“你才是母夜叉!”

女人似乎天生对母夜叉这个形容词非常敏感。

“说!此时来我房中究竟为何?”纪辰相信这纪琳绝不仅仅只是为了报仇而来。

纪琳十分生气,鼻息紊乱,闭口不说。

“不说?好!”纪辰并未翻过纪琳,而是右臂又是一记如来神掌,大力拍在纪琳屁股上,感受着软糯的弹性,纪辰十分满足。

“你若不说我便一直打,打到你说为止!”纪辰恐吓道。

谁知纪琳还是不说,纪辰再次道:“这次我不仅要打,打完我还要捏!叫你三天无法坐立!”

“不要……”纪琳眼中已经雾气弥漫,泪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说话就说话,你哭什么?”纪辰不解。

纪琳声音哽咽:“族长说今日摆宴,晴儿有事走不开,便让我来叫你,谁知你这恶贼恩将仇报!真是瞎了我的眼。”

点点头,纪辰脸上的确出现了歉意,他说道:“原来如此,那……那也是你无礼在先,否则我岂会如此对你?”

“既然已经开始摆宴,咱们就别在这耗着了,我先走一步了!”

说罢纪辰触电便缩回双手,然后爆发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出房门,那纪琳便只能吃到纪辰的尾气。

开玩笑,纪辰若是跑慢半分,只怕就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到了纪家的用餐大堂,纪觉山,大长老等人已经入席,各色饭菜悉数登场,香味扑鼻,纪辰平息了一下呼吸,然后才安然走过去,在晴儿身旁坐下。

让纪辰奇怪的是几乎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好像看着什么了不得的人一般。

“老爹啊,这是何意?看着我干嘛?”纪辰不解。

“哈哈哈……”纪觉山朗声一笑,然后说道:“辰儿你真是了不得啊,竟然背着老爹去结交了那种强者,那可是连罗曼小姐都要敬让三分的强者啊!”

听到此话纪辰方可了然,原来是为了白天自己胡乱吹捧自己,所以才设宴。

“我也就是一次偶然机会结交的,关系不算深。”纪辰说道。

正在此时,那纪琳也是怒气冲冲从外面走来,她的眼神似乎在喷火,死死盯着纪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