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凌霄大圣

第八十一章 不断打击

凌霄大圣 夜雨闻铃0 2426 2019-05-05 13:26

丰城,洪家。

洪烈以极快的速度赶回家中,整个洪家最豪华的房间内,此刻旖旎一幕正在上演,两个身材火爆的女子正一丝不挂的服侍一个精瘦男子。

能有如此待遇,这男子自然便是那洪烈花大价钱请回来的一阶阵师,洪铭!

叩叩叩……

一阵剧烈的敲门声突然响起,房中正在行事的洪铭被吓得一哆嗦,本就精瘦的他一口气没提上来,全身卸力,那没用的玩意自然萎了下去。

“谁啊!!”洪铭极为生气,今日也是他兴致高涨,否则连进都进不去,这高涨的兴致被敲门声破坏的一干二净,他自然生气。

门外的洪烈面色一怒,随即又急忙掩藏:“是我,洪烈,不知洪铭先生此刻可有时间,贩市发生大事情了!”

洪铭本不想理会洪烈,可瞧了瞧自己的身体,短时间内应该是崛起无望了,他随即命令旁边侍女将裤子拿过来,同时说道:“等一下!”

“好的,我在议事大厅等您。”

说着洪烈便离开了房门,那洪铭目中透露着阴谲,提上裤子后也是一手搂着一个侍女朝着议事大厅走。

当洪铭到达议事大厅时,洪飞已经回来,同时手中拿着一个丝绸袋,里面装着的正是此刻火热销售的回血阵。

“何事扰我?”洪铭双手直接从侍女胸口插了进去,面色地痞,行为更是肆无忌惮。

洪烈面色有些不好看,可也不好发作,指着面前的丝绸袋说道:“洪铭先生,今日纪家突然宣布开始贩卖阵图,以低廉的价格直接抢走我们一半客源,您要知道,一半的客源意味着什么。”

此刻洪烈与这洪铭乃一根绳上的蚂蚱,若是洪家贩市遭殃,这洪铭的油水也会少去大半。

“哦?有这种事?”洪铭根本不在意,对他来说,女人远比什么狗屁阵图重要。

洪飞恭敬凑上阵图:“就是这种阵图。”

洪铭无所谓的瞧了一眼,双手极不情愿的从侍女胸口中抽了出来,他使劲嗅了嗅自己的手指,旋即露出满足的神情,随后才拿起丝绸袋,抽出回血阵,仔细感受了一会,摇头道:“这回血阵只是纹路安排高明而已,绘制之人手法粗糙,不足为惧。”

洪飞担心道:“上次在拍卖场外那个神秘阵师说他和纪辰交好,我担心的是他出手帮纪家。”

洪烈胡子一颤,后知后觉道:“对啊!那位阵师起码也是三阶啊!能够让罗曼都亲自迎送的人若是执意帮纪家,那我洪家岂不是必败无疑?”

打断了这两父子的谈话,洪铭不屑道:“你们是傻还是蠢?我不是说了这回血阵炼制的极为粗糙么?如此粗糙的手法怎会是高阶阵师?父亲蠢就罢了,怎么儿子还跟着蠢?”

洪铭一口一个蠢,常人听了都难受,更何况是洪烈这样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无论如何洪烈却不敢反驳,目前他最需要依靠的便是洪铭。

洪飞不如洪烈那般老辣,当即便要发作,不过被洪烈暗中摁住了大腿,他看了一眼洪烈,这才忍下这口气。

“依洪铭先生之意,接下来如何才是?”洪烈问道。

洪铭冷笑:“我敢断定炼制回血阵的人定然是个新手,对阵图把握十分生疏,这事情不用担心,况且回血阵的效用其实和复原阵没什么两样,将复原阵价格压低一些便可。”

“对了,虽说复原阵的价格要压低,但是给我的那份价格却不能压低!可知道?”

洪烈嘴角抽搐了一下,这洪铭要价极为高昂,这也是洪烈为何将复原阵价格拔高到三百两的原因,如今要将复原阵的价格下调,但给洪铭的钱却不能下调,最后亏损的自然便是洪烈自己。

况且现在洪家贩市的威望下降严重,就算下调价格只怕也拉不回多少人。

见洪烈不说话,洪铭挑眉道:“怎么?还有问题?”

强忍着内心怒火,洪烈赔笑道:“是这样的,最近复原阵的库存已经见底,还请洪铭先生再劳烦劳烦。”

听到洪烈又让自己炼制复原阵,这洪铭眼中满是厌恶,每次提起阵笔时那种沉重感和刺痛感都让他十分厌烦,听到此话洪铭立马便不开心了。

见洪铭这模样,洪烈补充道:“洪铭先生,最近我有一个走镖的朋友在一处山头被山贼抢劫,最后他将山贼全部绞杀,发现山贼团伙中竟有一位十分貌美的山贼夫人,据说身材十分劲爆,那方面的活儿更是一绝。”

“只要洪铭先生多炼制一些复原阵,我马上让他将这山贼夫人送过来让您享受。”

洪铭一惊:“可是真的?”

“不能再真了。”洪烈笑道。

洪烈伸出舌头舔舐嘴唇,老实说,身旁两个侍女已经被他玩够了,面对这两个侍女已经没了新鲜感,山贼夫人这名字一听就贼带感,洪铭已经忍不住了。

“好!将材料给我送来,我马上去炼制复原阵,你即刻命人给我将她带回来。”洪铭激动的说道。

“那再好不过了。”

洪烈目送这洪铭离去,他知道自己抛出这个诱惑后洪铭定然十分卖力的炼制。

待到洪铭完全走掉,洪烈这才回头低声道:“这个只知道女人的废物!”

洪飞同样气愤:“爹,这洪铭也太不将您放在眼里了,之前骂我也就算了,还敢带上您。”

洪烈摆摆手,说道:“他蹦跶不了多久了,等我将纪觉山搞死后便会将这废物一脚踢开!”

“现在去召集洪家所有心腹,说我有要事相商。”洪烈说完洪飞便点点头冲出了议事大厅。

不一会儿洪飞便带着众多心腹折返而来,看了一眼坐在大厅中的洪烈,与之前相比,洪烈的手中多了一封信,而洪烈此刻看完信封全身的元力都在激荡,显然受了极大的刺激。

“爹,你怎么了?”

看出洪烈神情不对劲,洪飞上前问道。

洪烈嘴唇都在颤抖,他一把将信封撕的粉碎,厉声道:“这该死的罗曼!她竟命人来信说与洪家断绝所有生意往来,从此以后不在提供任何材料!”

“什么!!”

满场皆惊,所有人都是站了起来,要知道此刻拍卖场对洪家可是至关重要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