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凌霄大圣

第七章 暗之契约

凌霄大圣 夜雨闻铃0 2299 2019-05-05 13:25

少年的声音极为突兀,瞬间让气氛微妙的大堂更加冰冷,不少纪家子弟心中直乐呵,看纪辰出丑已经是他们的人生一大快事。

大长老同样面色阴沉,如今凝元阵在前,而且还是首席阵师万迹绝亲手炼制的,若是因为纪辰捣乱而失去这张凝元阵那也太不值得了,因此大长老也是立马出声怒斥:“纪辰!别忘了自己什么身份,这种场合还轮不到你出声!”

“就是!别因为你一颗老鼠屎而毁了整个纪家,你以为你比得上这张凝元阵?”二长老也站出来帮腔。

纪觉山身后,纪辰银牙微咬,饶是经历了如此多的冷言冷语,此刻也有三分怒气,他直接回呛:“二位长老,若是今日被毁约之人是纪灿,你们又当如何?”

纪灿乃是大长老的儿子,小时候更是纪辰的小跟班,随时跟着纪辰的后面撵,如今搬出纪灿,令的大长老面色十分难看。

人群中的纪灿更是脸色通红,明明是纪辰一个人出丑为何偏要带上自己?

就在大长老准备反斥纪辰时,纪晴儿也是一步跨到纪辰身旁,昂起娇艳小脸:“纪辰哥哥说得对,这件事乃是纪辰哥哥和义城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最好。”

“这……”

有纪晴儿出面,两位长老瞬间语气变弱许多,毕竟纪晴儿乃是纪家的未来,他们也不好过多交恶,只好忍气吞声,撒手了之。

这一幕倒是让纪辰一愣,这两个长老平日在纪家位高权重的,有时连自己老爹都不怕,此刻竟被纪晴儿一句话给逼的默不作声,这事的确有些奇怪。

不过此时纪辰没时间理会这事,转而对着纪农老头,语气不急不缓:“今日之事,可是纪乾一族长本人之愿?”

“那……那是自然,之前给纪觉山族长的黄皮纸上有纪乾一族长的署名。”谈起此事纪农有些没底,毕竟此事的确是纪乾一授意的,不过纪乾一所给的赔偿可远不止一张凝元阵,至于那些消失的赔偿自然被某人中饱私囊了。

纪辰一眼看出这纪农眼神有些飘忽,直接说道:“事关重大,一纸合约也被我父亲毁掉了,此刻没了凭据,我希望亲自和纪乾一族长谈谈。”

纪农老眼一跳,若是让纪辰和纪乾一对接,一旦谈及赔偿这事,自己不就彻底暴露了?以纪家严格的家规,中饱私囊的罪名何其重大?自己如何担当的起?

正当纪农准备说话时,一旁的严雨遥却急不可耐:“你这小子左右推脱,说白了就是嫌赔偿不够罢了,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说吧,你想要多少,我们一一俱给!”

这一番话又将纪辰贬低了一遍,后方的纪觉山元力又一次波动起来。

说完之后严雨遥更是杏目怒瞪纪辰,仿佛城里人看乡下穷亲戚一般。

“你……”纪辰双拳猛地紧握,整个人不断颤抖,连带衣角疯狂摇摆,这严雨遥是什么意思?施舍自己?将自己当做乡下穷要饭的?这么多年纪辰受过多少冷眼?每一次纪辰都在心中告诉自己不要与他们计较,可这严雨遥,从一开始出现时便说话阴阳怪气,将纪辰和纪觉山当做臭要饭的一般。

这让纪辰心中防线瞬间开始崩塌:“你这进化不完整的下贱女人,今日到底是谁裤裆没拉,将你给放出来了?”

“你说什么?!”严雨遥面色一冷,如今她可是大导师宋菲雅的亲传弟子,身份地位远非纪辰可比,这小子何处来的勇气敢咒骂自己?

“我说……想把你那三寸烂舌给割下来!”纪辰语气恐怖,有元力即将失控,让严雨遥没来由的害怕。

自从元力莫名其妙无法凝聚后,纪辰忍了整整十年,他不是神人,忍耐总会有爆发的一天,而这一天,恰好被这严雨遥给撞上了!

“辰儿!”纪觉山最是了解自己的儿子,只怕纪辰会和对方玉石俱焚,得罪义城事小,伤着纪辰事大。

被纪觉山呼唤,纪辰心中即将冲破理智的大水开始急流勇退,眼神也重新恢复了清明,双拳更是无奈撒开,脸上带着一抹若隐若现的苦笑,是啊!自己若是得罪了严雨遥,别说老父亲的族长之位,恐怕整个纪家都会沦为废墟。

几乎在纪觉山叫停的后一瞬间,纪辰便重新占据主导,开始管理自己的情绪,平静的速度快的吓人。

严雨遥和纪农都是面色古怪,纪农看着纪辰这一切动作,心中暗叹:“对自己情绪的掌控能力如此之强,还要是个废物,不然我纪家恐怕会招来大敌。”

的确,这个世界上能够自如掌控情绪的人无一不是一方强者,毕竟人本就七情六欲,掌控了自己才能掌控他人。

“我知道今日举动有些不妥,不过你与义城的关系已经远近于此,与我……也毫无关联,好请你好自为之,拿走你的赔偿后我们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严雨遥自知理亏,并未因为之前纪辰的粗鲁话语而翻脸。

纪辰冷笑一声:“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呵呵……你们如此兴师动众,若是今日真让你们得逞,我纪家不成了整个丰城的笑柄?我纪辰受惯了欺负倒是无所谓,你让我的父亲如何下台?你这个只顾自己不顾别人的自私小人!”

这番话让纪觉山很是动容,倒不是纪辰临危不惧,而是纪辰一句“我纪辰受惯了欺负”,在自己无暇顾及的时候自己这儿子到底受了多少委屈啊!

“放肆!”严雨遥之前便忍了一次,此刻纪辰咄咄逼人,她再也无法忍耐,张手便要将这小子斩杀。

不过就在此时纪农出手挡住了严雨遥,若是杀了纪辰恐怕纪乾一那边不好交代,拦下严雨遥之后纪农也是转身面向纪辰:“纪辰,我们既然来了那事情必然要有解决办法,你看这样行不行。”

“今日毁约之事我暂且收回,名义上来说你依旧是我义城需要迎接的天选资质,但是暗地里我们要立一个新的契约!”

“什么契约?”纪辰看向纪农,看着老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