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凌霄大圣

第六十章 飞来横艳(龙套喻言)

凌霄大圣 夜雨闻铃0 2339 2019-05-05 13:25

洪烈的反击出乎众人预料,本以为这洪烈会如同之前与叶龙飞竞争一般暗自离去,没想到竟如此硬气。

纪觉山同样一愣:“哟呵,还挺有脾气啊,小老弟?”

“五万两!”

再次出价后,纪觉山玩味一般看着洪烈,挑衅意味十足。

洪烈洪飞父子脸色都是极为不好看,老的看着纪觉山,小的看着纪辰,他们恨不得将对方吞掉,价格已经到了五万,已经价超所值,洪烈不想继续竞价了。

不过就在洪烈准备收手之时,洪飞却看到和纪辰十分亲昵的晴儿,当即便狠心对洪烈道:“爹!输人不输阵,咱们不能弱了气势,否则日后如何在丰城混?”

洪烈咬牙,想想也有道理,况且自己和纪觉山积怨已深,岂能让纪觉山得逞,当即便狠心道:“五万五千两!”

这个价格已经是之前叶龙飞出的价格,洪烈算是彻底豁出去了,转而看向纪觉山,挑衅回敬,不过洪烈心中所想却是自己抬一手,然后纪觉山再加价,随后自己撤手,让纪觉山白白损失一万两。

正因有这种想法,洪烈表面上挑衅意味十足,就赌着纪觉山加价。

可就在纪觉山准备加价时,纪辰忽然撑了个懒腰,大声说道:“爹,既然这洪烈伯父喜欢炼体图便给他吧,咱们暂时不需要。”

纪觉山一愣,随即和纪辰一唱一和:“说的也是,反正对洪烈兄来说五万五千两只是小钱而已,好吧,我撤了。”

洪烈:“……”

咬着嘴唇沉默好久,洪烈才小声道:“两个王八蛋!

如今洪家本就经不起折腾,如此一来又出去五万五千两银子,可谓是雪上加霜,洪飞此刻也是生气道:“没关系,爹,咱们气势赢了的。”

“闭嘴!”

洪烈直接对自己儿子重口气说道,之前若不是这败家儿子教唆,自己又岂会为争一口气花掉五万五千两?

舒服的靠着软椅,纪辰看着拍卖台,心中已然美滋滋,如今五幅炼体图全部卖出,至少也有二十万两银子会被自己收入囊中,就算会被拍卖场分去一些那也算是盆满钵满,只要拿到这笔钱,纪辰便可购买炼制凝元阵的材料,到时候定可一举突破灵元境。

“一旦突破灵元境,我便踏入了修炼正途,灵元境强者就算放在整个神元大陆也有一定地位。”纪辰期待的遐想道。

待到炼体图这碗大杂烩卖完之后,罗曼自然还有其他小酒小菜,拍卖会依然火热,不过纪辰却是借着方便之名走出了拍卖场。

不管后面卖的是什么东西,对纪辰来说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他走到一个无人陋巷,套上那套“作案”黑袍,随之以阵师身份返回拍卖场。

纪辰已经以这个身份来过拍卖场两次了,若罗曼还不知道安排人对纪辰专门对待的话未免也太失礼了。

因此纪辰刚到拍卖场门口便守卫便恭敬低头,然后有一个妙龄少女上前,甜甜说道:“先生,我是罗曼小姐安排来接待您的侍女,请随我来。”

跟在妙龄少女身后,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这少女走路时候幅度极大,紧身旗袍下的翘臀扭动的幅度令人咋舌,纪辰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

将纪辰带到万宝阁中,侍女恭敬侍奉茶水,然后笑道:“先生请稍等,此刻拍卖会还在继续,先生的五幅炼体图也全部卖出,核算也需要一些时间,这段时间就由小女服侍您。”

说罢这侍女大方自我介绍:“先生,我叫喻言,乃马氏拍卖场的侍女。”

“嗯。”

纪辰声音极为冷淡。

那名为喻言的侍女闻言有些诧异,她自认为有些姿色,身材也不错,虽比不上罗曼,却比大多数女子优秀,按理来说对男人应该有极大的诱惑力才对,怎料这黑袍阵师似乎对自己不感兴趣一般。

不死心,喻言大胆的在纪辰对面坐下,这原本只是普通一坐,可侍女喻言身穿紧身旗袍,那旗袍又极短,这么一坐下两条光溜溜的大腿毫无遗漏的展现在纪辰面前。

“先生,此刻拍卖会还在继续,距离结束也还有点时间,而且万宝阁一般人不可进入,先生若是对喻言有什么要求,喻言皆可满足。”说着喻言便小脸“砰”的一红,片刻便羞红到了耳根。

纪辰看了看喻言,心想这女子难不成有特殊技能不成?这脸怎说红就红?

喻言感觉到纪辰在看她,便感觉有戏,索性更加暴露,竟面对纪辰将双腿微微张开,这样一来纪辰的眼睛便一下子逼入了喻言双腿之间。

说实话,这侍女喻言姿色上等,双腿更是又直又细,若是其他男人此刻必定已经见风而动,在这百宝阁中将她就地正法了,可纪辰本就自律力极强,还有晴儿在心头,像喻言这种女人,对其他人可能是上等,可对纪辰来说便落入了下等。

“咳咳!”纪辰自然也知道这喻言如此行事也是看到自己的阵师身份,一个女子若是能傍上一个阵师,那一辈子可就发了。

那喻言都已经将事情做到这个地步了,可纪辰还是一动不动,她顿时有些慌了,拍卖会马上就要结束了,到时候罗曼一来,自己这巴结机会可就彻底没了。

“先生,喻言自小到大从未交过男友,一直守身如玉,期间有过几次相亲,皆是被父母所逼,如今依然是……处子之身。”喻言越说声音越小,越说脸色越红,寻常人看到这模样再听到这话语,定然魂儿都被勾走了,可惜落入纪辰眼中便只是下贱而已。

哪有女人对另一个男人说自己是处子之身的?

“哦。”纪辰的回答向来简短有力。

“先生……”喻言当真是慌了,算算时间,此刻拍卖会应当已经结束,不过核算还需要时间,自己若是放过这个机会,只怕一辈子都只能当个小侍女,然后被某个丑陋至极的老板娶回家,指不定还是个小妾。

归算着自己往后的命运,喻言眼中突然多了坚定和决绝,她突然站了起来,手竟朝着旗袍扣伸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