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寻唐

第一百一十八章:溃败

寻唐 枪手1号 3422 2019-04-29 16:09

梁晗这一次当真是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如漏网之鱼了,一路打马向着深州方向狂奔而去.

.公孙长明对这一次的战争,心中一直惴惴不安,再加上李泽断言此战必败,更是让他心中犹疑,但算来算去,却又看不出什么破绽.之所以让他去瀛州打探消息,是因为他们两人在卢龙呆得时间极长,对那一片区域相当的熟悉,梁晗是那种豪爽大气不拘小节的人物,因此也有不少的朋友.

梁晗消息是打探到了,但自己的形迹也露了.出卖他的正是昔日的一个酒肉朋友,要不是梁晗机警,这一次就算是将自己给砸在哪里了.

但饶是如此,这一路之上的追杀,也让他险些儿便丢了一条命去.

振武节度使王沣早就与张仲武勾结起来了,不单单如此,还有大量的契丹人,已经在瀛州等着成德人上钩了.张仲武虽然还没有将所有的契丹部族整合起来,但现在能控制的力量,已经很庞大了.

逃亡的路上,梁晗还在后悔不已,当年可不就是公孙长明和他两个在张仲武那里,帮着他将本来快要统一的契丹人给整得四分五裂,彼此之间争斗不休么?现在好了,契丹人对大唐没什么威胁了,却成为了张仲武的帮凶.

想着数千契丹骑兵现在正抄着李澈的后路,梁晗心下就一片冰凉.

李澈统带下的大军,很显然是保不住了.而李澈一败,成德的实力可就生生地折损了一半还有余.能不能守得住深州都成了问题.一旦深州不保,整个成德可就糜乱了.

要是让张仲武击败了深州,横海朱寿不管是为了自保也好,还是打秋风也好,肯定也要倒向张仲武的.不然在张仲武的全力攻击之下,横海也是挡不住卢龙的兵锋的.

横海节度使治下,本身就乌七八糟风雨飘摇,不是今儿这儿反了,就是明儿那儿又暴动了,张仲武打过去,就算朱寿有骨气想顶一顶,估计那些暴动也足以将他掀翻.

完了完,全完了!

李泽就是一张乌鸦嘴,全让他说中了.

奔跑在路在的梁晗,已经在盘算着抵达深州之后,怎么说服公孙长明,然后两个快马加鞭,逃之夭夭.

石壮他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狂奔中的梁晗脑子里突然闪过了这个问题,但也就是那么一闪而过.

李泽那只小狐狸现在一定忧愁得很,既担心他哥哥打了大胜仗之后他没有好日子,又担心成德大败之后,他更是连存身之地也没有.想来现在必定是坐卧不安,食之无味了.

想到这里,他又开心起来.

那只该死的小狐狸,倒想看看你在这样的局面之下,还有没有什么招数来扳回危局,要是没有,你也要和爷爷一样,当一只丧家犬四处奔波逃亡了.老子要拖着公孙长明这个老头子,你也要背着你的老娘,咱们半斤八两.

不过公孙长明相识满天下,不管跑到那里,总是能找到一碗饭吃的,你就惨罗!

一路胡思乱想,一路向着深州狂奔.

苏宁策马立于道旁,看着宛如一字长蛇的后勤运输队伍推着小车,赶着骡马,向着瀛州治所河间所在地行去.

李澈的大军一路顺风顺水,不断击退卢龙将领石毅的阻截,在两天之前便推进到了瀛州治所河间府所在,在河间的南面扎下了大营,横海节度使治下柳成林率领的军队,虽然有些波折,但现在也已经占领了章武,接下来最多还要两三天的功夫,便也能抵达河间,现在只剩下振武那些个渣渣了,打到现在,连高阳都还没有拿下来,使得三路合围的计划硬生生地缺了一个角.

当然苏宁现在也不太在乎王沣能不能来了.

战前的情报没有错,石毅的确是将他的主力布署在了高阳阻截王沣,这也是王沣的振武军打得异常艰难的缘故.

敌人主力不在河间府,那么河间就是一个空架子,对于成德来说,是一件大好事,要是在没有振武和横海的帮助之下,成德独立地拿下了河间,那么在战后的分赃之上,成德自然便可以获得最大的利益.

谁出力最多,谁自然就能分得最大的一块.

所以李澈作出了不等两家合围便率先对河间府发起总攻的决定,苏宁是举双手赞成的,为此他将手里头的甲士再分出去了五百人给了李澈,现在他手上,也就只有五百甲士了.

每每看到这些甲士他就有些心痛,如果不是李泽那个王八蛋,他现在手里本应该还有近千甲士的,更为关键的是,楚恒带走的是他最为精锐的三百披甲骑士.现在却全都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武邑.

等打完了这一仗,不管李安国怎么说,苏宁都决定亲自走一遭武邑,不将李泽大卸八块,如何能泄心头之恨?

“加快速度,前方将士正在拼命作战,我们不能让他们吃不饱,吃不好.”看着队伍行进的速度,苏宁有些不满意.

李澈在河间府下屯集了四千甲兵,三万府兵,每天的消耗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目,石毅这个混帐打仗不咋的,坚壁清野倒是做得到位,使得大军根本无法从本地获得补给,吃的每一颗粮食,都是苏宁从深州辛辛苦苦地运过来.也就是成德富庶,才能支撑得起如此大的消耗,横海就不行了,这也就是横海这一次明明垂涎三尺,想要分上一杯羹,最终却也只有让柳成林带上一千甲士,五千府兵出征,原因就是他们无法支撑后勤供应.

一名青壮推着独轮车从他的面前经过,被他这一声吼给吓了一跳,一个趔趄,手上没有把住平衡,独轮车顿时翻倒在地上,车上装得鼓鼓囊囊的粮袋一角坠地,立时破裂,上好的白面马上便泼洒了一地.

苏宁大怒,随手就是一马鞭子抽了下去,啪的一声响,那青壮身上的衣裳顿时裂开,一条血痕如同一条红色的毛虫一般出现在背脊之上.那人一声惨呼,向前俯身跌倒,正好扑在粮袋之上,干脆将剩余的白面也挤了出来.

苏宁更是怒火中烧,跳下马来就准备再赏这个青壮几鞭子.

刚刚跃身下马,立面却猛然震颤起来,他微微一愕,旋即看到他自己的战马焦燥地仰头嘶鸣起来,虽然多年没有打过仗了,但苏宁早年也是战场之上的悍将,经验极其丰富,心头一惊,抬头看向远方.

这一看,他的脸唰地变得一片惨白.

乌泱泱的骑兵,从西面犹如破堤的洪水一般,正向着他这边漫了过来.

骑兵上万,无边无际,现在来袭的契丹骑兵虽然没有一万,但却也是漫山遍野,前面的已经清晰可见他们的身形,后面的却似乎才刚刚从远处的地平线之上跃出来.

“契丹人!”苏宁尖叫起来,猛然跃身上马,大声嘶吼道:”结阵,结阵.”

这是苏宁作为一名将领最本能的反应,此时他甚至没有时间去想这些契丹人是从哪里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的.

成德军作为主力直扑河间,左右两翼分别是振武军和横海军,按道理来说,契丹人是绝无可能突然就出现在他的面前的.

对于正在行进中的成德后勤轨重兵们来说,这绝对是一个灾难性的时刻,他们的队伍绵延数里之长,其中九成都是由府兵构成,而作为战争精锐的甲士,此刻都聚集在苏宁的身边,但也不过五百余人而已.

漫山遍野的契丹骑兵出现的时候,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在惊骇恐惧的尖叫之中抛下了粮车,撒腿就跑,有的牵着骡马的,一刀便砍倒了骡马的绳索,将骡子,马,甚至驴子从车辕之中拉出来,然后骑在光秃秃的背上便奔逃.

只有极少数有过战斗经验的人,才会在第一时间将所有的粮车聚集起来,围成一个车阵,然后持矛守在车阵之内.

面对着骑兵,逃跑绝不是最好的法子,因为你再快,也是跑不过这些自小便生长在马背之上的人的.

很可惜,府兵之中有这样经验的人太少了.蜿延数里的后勤队伍中形成了车阵的不过四五处而已,其它的人如同兔子一般的撒腿便跑.

契丹骑兵的指挥者显然经验极其丰富.他们压根儿就没有理会那些结成车阵的成德府兵,更没有理会苏宁麾下的那五百甲士,而是呼啸而过,先去追赶那些率先逃跑的人.

战马呼啸而过,契丹人追到了最头里,将最先逃跑的人一一砍翻在地,然后再兜转马匹.而那些惊慌失措的府兵们又掉转身子往回跑.

这,就是那些契丹骑兵想要的.

他们此时并不急于砍杀这些人了,而是像撵兔子一样的撵着他们往回跑.

其中本来已经结成车阵的府兵,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自己人给淹没了.契丹骑兵大呼小叫地纵马奔驰,羽箭呼啸,将一个个的府兵射倒在地上.

“苏刺史,快走!”一名深州将领咽了一口唾沫,大声道.

这仗,根本就没法打.8)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