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刘备的日常

1.20 皇命加身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2423 2019-06-12 14:30

诸王称“国”,列侯称“家”,名门称“氏”。

如“弘农杨氏”、“汝南袁氏”、“泰山羊氏”等,不一而足。时下尚无世家,更无门阀。

九江郡,安风县,淮水航道。

一支大汉水军,正乘夜行船,逆流而进。

年初,新帝命西园中军校尉孙坚,回江东募兵平乱,顺带讨伐两岸山贼水匪。山越六司马,为避孙坚虎威,这才背井离乡,携宗族北上,投靠蓟王。

孙坚抵达吴郡,择城中郡兵百人,一战荡平本郡黄巾,阵斩黄巾别帅,砍杀黄巾宿贼百人。余众皆溃。孙坚乘胜追击,破其山砦。尽收辎重粮草,金玉珠宝。择黄巾力士三百入列。兵出会稽,再灭会稽黄巾余孽。如此这般,四处征讨。粮草、财货、辎重、人马,滚雪球般,不断壮大。

有莒县徐盛,字文向,避乱迁居吴县,与同县宋谦,字元恭,并以勇气闻名。时为郡兵,二人皆入选百人队,随孙坚讨伐黄巾,临阵必一左一右,冲杀在前,屡立战功,同升军司马。

有会稽馀姚人,董袭,字元代,身高八尺,武力过人。孙坚攻会稽黄巾,扎营高迁亭。闻有少年勇士自投营前,便引来一见。见袭甚为奇伟,孙坚十分欣赏,遂收入帐下,领黄巾力士。为营中虎贲。

有会稽山阴人贺齐,字公苗,时任郡吏。奉命往来孙坚营中,接济粮草辎重。见他谈吐不凡,胆略过人。虽召入军中,为别部司马。

另有徐州彭城人,张昭,字子布,为避战乱而南渡扬州。孙坚任命其为参军。委以重任。

又闻扬州黄巾,攻打舒县,焚烧城郭。孙坚出兵荡平,尽收精兵粮草。以战养战,江东猛虎如鱼得水。何其畅快。

此时,孙坚已得精兵一万,黄巾力士千人。余下老弱十万,皆编为辅兵,据守吴郡、会稽各处老砦,屯田自养。

孙坚此行,乃奉皇命募兵讨贼。有皇命加身。州郡唯命是从,不敢忤逆。遂将原先黄巾营寨所据山林陂泽,悉数划归乌程侯帐下。助其养兵自给。称“乌程侯砦”。

此次渡江入淮,驰援安凤。乃因有渠帅戴风,领万余贼众反,围攻县城。收郡县急报,孙坚马不停蹄,奔赴安凤。自重返江东,孙坚屡战屡胜,正气势如虹。

舟船靠岸,与接应会面。问清所在,孙坚一马当先,领兵直扑敌营而去。

江东健儿,皆通水性。南人乘舟,犹如北人骑马。虽舟行一日夜,却各个养精蓄税,虎虎生风,随孙坚杀奔敌营而去。

鸡鸣时分,已至安风城下。

贼人草创大营,防御稀松。不知猛虎匍匐身侧,犹在酣睡。徐盛、宋谦、董袭、贺齐,各领精兵千人,四面冲杀放火,杀声震天。

贼人大梦初醒,乱作一团。

孙坚却与参军张昭,骑马并立高处。冷眼旁观。

俯瞰贼众丢盔弃甲,抱头鼠窜。还是张昭眼尖:“君侯且看!”

只见一将,披挂出帐。呵斥身边乱军无果,遂领亲信翻身上马,欲寻路逃亡。不用说,此人便是贼酋戴风。

“保护参军。”话音未落,孙坚已电射而出。胯下良驹,乃蓟王所赠。骑乘日久,颇通人性。虽不敢称日行千里,却亦不远矣。营前鹿角飞身越过,奔冲入营,直追戴风而去。

四周乱军,手起刀落。斜刺长矛,随手抓过。掂了掂重量,奋力掷出。

“呔!”

人借马势,虎啸山林。长矛破空,直取后心。

“渠帅!”便有心腹横身抵挡,穿胸洞背,飞坠马下。被踏成烂泥。

连头带颈,热血一激。戴风猛回头,一时目眦尽裂。

遥见一骑,骏马奔冲,寒光交错。身后心腹,四分五裂。肚肠齐出,散落马下。竟无一合之敌。上身齐腰碎去,双腿犹紧夹马腹。腔血喷高数丈。战马吃痛,四处狂奔。一时血洒成雾,遮障身后,目不能穿。

血雾追身。拖后骑士,接连惨叫崩血,被吞噬其中。

“啊啊啊”自诩为豪勇之辈的戴风,竟当场破胆。情急之下,挥刀刎颈。身首异处,气绝身亡。

“无胆鼠辈。”首级落地,音犹在耳。

“贼酋授首,降者不杀!”汉军喊声震天。

贼众纷纷跪地乞降。

厮杀一夜,天明方歇。猛虎搏兔,所向披靡。孙坚率军击溃敌军,斩首三千余级,渠帅授首。其余叛军,皆免罪为民,发放农具,分批迁往各处营寨,屯田自养。

清扫尸骸,重立营寨。不及休息,便有心腹帐前通报:“报,蓟国豪商田韶,营外求见。”

“哦?”田韶乃蓟国豪商,有船一万丈。常为蓟王座上宾,贩运南北,往来东西。天下知名。孙坚不敢怠慢:“速请入帐一叙。”

须臾,田韶一身华服,入帐相见:“蓟国五大夫田韶,拜见君侯。”

五大夫爵,乃二十等爵之第九等,号“大夫之尊”。换言之,田韶非以商贾之身,披蜀锦华服。而是以五大夫爵,穿佩华服高冠。

“阁下所为何来。”宾主落座,孙坚笑问。

“闻君侯自返江东,诏讨四方贼寇。大小百余战,所向披靡,未尝一败。我主曾口出‘江东猛虎’,今日幸得一见,韶,心悦诚服。”

“王上谬赞。”孙坚表情一缓:“阁下此来,莫非乃奉王命。”

“然也。”田韶遂从袖中取一长卷,徐徐展开。左伯纸上所绘,正是蓟国《兵器图鉴》。

孙坚瞥眼一观,便心神领会:“阁下此来,乃为贩兵器否?”

“君侯明见。”田韶笑执一礼:“闻君侯抄掠贼众营寨,所获颇丰。金珠积满仓。然麾下精兵过万,却苦无兵器衣甲。便是所乘船只,亦是向州县临时征调。所谓‘欲善其事,必利其器’。今有万件兵甲,千匹良马,弓弩三千,箭矢十万。已随船运来。可解君侯燃眉之急否?”

“嘶”饶是猛虎孙坚,亦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初次见面,便送货上门。真乃蓟国豪商也。

“现在何处?”孙坚忙问。

“皆泊在淮水之岸。”

“速领我一观。”孙坚遂打定主意。

“君侯请。”田韶起身相邀。u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