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离天大圣

092 太阴秘录——道基篇(求订阅)

离天大圣 神秘男人 4011 2019-06-12 14:32

在大雍京城以南,有一片避暑庄园,其中有一处就属于红园的产业。

后院。

卓一贤正自一脸心疼的看着面前的铠甲。

金锁铠金光暗淡,裂痕遍及的甲叶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曾经的华贵也变的有些凄惨。

“幸好,我们把铠甲做了修整,以辅助为主,大大加强了修复力,要不然,这次有几个部件怕是要回炉重炼了!”

卓一贤语带侥幸,道:“不过,如果能得到一些辛金之精,金锁铠的防御力也会再上一层楼。”

话音落下,他又是轻摇头颅:“只可惜,辛金之精太过罕见,铠甲需要的量也太多,却是无望了!”

卓一贤的炼器天赋极高,他曾把自己与卓家祖辈匠神卓山相比,由此就可见一斑。

这件金锁铠虽是匠神晚年的作品,堪称完美,但卓一贤依旧能做出修改。

而且,在实际炼制的过程中,他灵感爆发,更是提出过多种加强铠甲威能之法。

只不过他所设想的法门所需之物都极其罕见,一时间也凑不齐,只能造就了现今的金锁铠。

就如这辛金之精,虽不如传说中的庚金罕见,但也是十分难得的天材地宝。

一些极品法器只要加上此物少许,都能增加不少的锋锐与坚硬,他们自是收集不到。

即使如此,对于现在的金锁铠,孙恒已经算是十分满意了。

“辛金之精吗?”

在一旁,立于场中的孙恒眼眸闪动,缓声开口:“倒也不是没有希望。”

“前辈能得到大量的辛金之精?”

卓一贤双眼一亮,急急开口:“如果真能得到的话,金锁铠唯一的短板也会补全,放眼天下诸多法器,也属最顶尖的那几件!”

“也许吧!”

孙恒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摇了摇头,背负双手,朝着后院的一角行去。

在一处日光常年照射不到的阴暗地方,他停下脚步。

随后脚下猛然一踏。

“彭!”

地面一震,一物当即从地底穿出,落至他的身前。

这是一具破破烂烂的漆黑棺材。

黑棺六面透风,一道道巨大的裂口,遍及整个棺面,漆黑浓郁的雾气,正从中不停的涌出。

这件黑棺防御力惊人,但在当日天妖神通和京城阵法的轰击之下,也几乎彻底粉碎。

内里的炼尸,除了温明玉所化的飞僵之外,全都被当场震成粉末。

不过,短短数日的功夫,它竟然已经再次显露出棺材的形状。

这等恢复力,堪称惊世骇俗!

似乎,不论受了多重的创伤,这具黑棺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恢复原状。

这似乎是它不可更改的特性!

即使是天妖的神通,也不能让它改变!

“呼……”

一道碧蓝的火焰,自孙恒掌中冒出,凭空一转,火焰已是把面前的黑棺包裹。

太阴真火!

太阴炼宝诀!

虽说黑棺可以自动修复,但自是远不及孙恒在一旁协助来的快。

这具黑棺,可谓是现今孙恒的成道根基。

甚至比那天刀、真武七劫剑气还要重要,他自然要慎重以待。

自进阶武道宗师,修炼太阴真火,炼化了这具黑棺之后,他从中得到了天尸宗的进阶法门。

诚如当初夏侯胜所言的一样,天尸宗的法门,绝不比仙宗魔门稍差!

甚至,还要更强!

不只是练气阶段基础的神妙,还有着它的进阶之法!

太阴秘录道基篇!

这就是彻底炼化这具黑棺之后,自动浮现在孙恒脑海里的法门。

其中包含了太阴炼体诀的进阶之法,太阴炼尸术也有了明确炼制飞僵的法门,还有着一门飞天游僵的炼制之法。

此外,更有了一门名叫太阴法体的锤炼之法。

功法记载,太阴法体一成,各种阴寒之属的法术几乎就会成为本能。

修炼起来,更是进步神速,远超平常的修士。

太阴法体有种种玄妙,虽是后天法体,却丝毫不比那些先天道体差上分毫。

此外,据孙恒所知,不论是仙宗还是魔门,他们都没有完整的道基修炼之法。

道基修士,只是简单的吞吐天地灵气,缓慢壮大自身的法力。

至于如何让修为再进一步,两宗破界而来的祖师,却是未曾传下。

也许是在他们看来,此界的灵气太过稀薄,成就道基已是极限,有生之年根本难以再进一步,所以传与不传也就是无所谓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道基修炼之法涉及到两宗在上界的根本,不可轻易外传。

但不论如何,仙宗魔门的修士,到了道基境界,几乎就是极限。

突破至道基中期的,无不是千百年来的天之骄子、人中俊杰,向来寥寥无几。

至于道基后期,两千年来从未听闻出现过。

而在太阴秘录道基篇中,却有着完整的道基境界修炼之法!

道基初期纳天地之气入体。

其后引地煞之气入体磨砺法力,使之变的精纯,进而进阶道基中期。

待到法力精纯,再接引天罡之气,让法力纯粹通透,呼吸间都可蕴有天地之威,也就进阶到道基后期。

至于其后的金丹境界,却是没有描述,只在最后留下一门太阴感应法的法术。

一如曾经的太阴真火!

其中关于修炼所需的天罡地煞,也无需满世界寻觅,只需设下阵法,就可引动天地之力,自动演化出太阴真煞、九天玄罡。

只要时间足够,灵气充沛,孙恒就有把握在这个世界修炼到道基后期!

道基后期,两千年来,除了两宗祖师和天妖苏生不知修为深浅之外,此界还从未有人达到过!

至于天刀门蒋离的那位师傅……

在蒋离的记载中,他似乎有别于其他的修士,反倒是像天生的神圣,突然就成就了金丹。

修复起黑棺,时间偷偷就在身边溜走。

卓一贤同样收起铠甲,去了别院,倒不是修复,而是他希望能从中寻到更好的炼器法门。

对此,孙恒自然也由着他。

日升月落,转眼间不知已经过了几日。

“蹬蹬蹬……”

急促的脚步声从后方传来,夏侯纯略显急促的声音也随后响起。

“大叔,太……太子殿下来找您!”

太子殿下,对他来说自是一个了不得大人物。

甚至如非认识孙恒,他这一辈子都未必能见的上这等人。别说是他,就算是他们夏侯家,在太子殿下面前也算不得什么。

“嗯。”

孙恒停下手上的动作,单手朝下一按,那又恢复少许的黑棺再次沉入地下。

“走,随我去见他!”

…………

对于大雍太子周玄的来访,孙恒并不意外。

倒是太子身边跟着的一人,让他不禁一愣,随即朝来人点了点头。

“听说丁姑娘与孙兄有旧。”

庭院中,今日的周玄虽身着一身常服,依旧不减身上那股轩昂伟岸之姿。

他朝着身后的丁静伸手示意,道:“不请自来,孙兄莫要怪罪。”

周玄这位堂堂大雍的太子,今朝上门,身边竟是只带了一人。

丁静在一旁朝孙恒轻轻一礼,神色中尽是复杂。

当初在玉门山,她与孙恒曾有过一路同行,更是在其后亲眼见到了他大展神威的场景。

当时只是那金猿发力的余波,就让她们一行人死伤惨重。

而诸位道基当场陨落,更是让丁静几人恍然失措。

她们口中引以为傲的仙盟四杰,在孙恒的面前,似乎只是一个笑话。

此即再次看到孙恒,她已经不知该如何面对。

“怎会?”

孙恒也没有攀交情的意思,挥手移来石凳,示意对方坐下:“我可是等候太子殿下多时了。倒是寒舍简陋,招待不在,还望太子殿下勿怪。”

“哈哈……,孙兄客气了。”

周玄大笑,神情变换丝毫不做掩饰,笑声一落,当即正色道:“相信孙兄应该猜到在下为何而来。”

“嗯。”

孙恒点头:“除了那天妖之事,我实在想不到太子殿下还有何事用的了在下。”

“孙兄说笑了!”

面对手中有着诸多仙盟、登仙司修士鲜血的孙恒,周玄依旧笑意自如:“当年那位蒋离宗师,也是朝廷的大将军,带领大雍将领南征北战,只要孙兄点头,我这就上禀父皇,赐予你与当初蒋离同样的权势。对于孙兄,在下也只有结交之心,绝无恶意!”

说话间,周玄眼带真诚,似乎这些话全都发自真心。

但对此,孙恒是一丁点也不信!

他直接开口:“殿下想让我对付天妖?”

“呵……”

周玄一笑,也不多言,直接点头,沉声道:“不错,天妖乱世的那几十年,天下苍生皆苦,为了亿万百姓,此妖也需除去!”

“我对拯救天下苍生没有兴趣。”

孙恒摆手,道:“我只想知道,魔门答应出手,太子殿下给出了什么条件。”

“……”

周玄眼眸一挑,顿了顿才道:“我们答应李妙元,此事过后,再不追究魔门之事,待到天门开启,留给他们一条活路。”

孙恒开口:“她们凭什么相信殿下?”

“因为血契。”

周玄声音微沉,缓声开口:“我们与她定下血契,不得违背,如若不然,所有签下血契之人,都会神魂有损,即使不死,也会无望道途。”

“既然如此……”

孙恒双目炯炯,看向对方:“太子殿下应该不介意在血契上再加上我的名字吧?”

“此外……”

他继续开口:“我还需要大量的辛金之精、乙木精粹、千年阴沉木……,还有,筑基丹!”

“……”

周玄嘴角一抽,表情当即顿在原地。u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