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

第308章 那一泓(第一更)

大晚上,天色阴沉沉,酒气与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开始笼罩起这座金钱垒成的城市。

上位者有上位者的家,穷人也有穷人的窝,就像盖金字塔的奴隶们在烈日下认真努力挨皮鞭,早晚也会有属于自己的金字塔一样,岛国的流浪汉们也享受着自己一砖一瓦搭建起的金字塔——桥洞、天桥底。

“来,拿好。”

和尚漫步到足立一座跨河桥的底下,将袋子中的饭团分发给桥底下的流浪汉。

“法师,您真是好心人啊。”

一名流浪汉接过了饭团感慨的说道,他们是流浪汉,但也不会至于连饭团都买不起的程度,可自己捡垃圾卖钱换来的饭团,和好心人送到手中的饭团,重量就不一样了。

接受僧人的施舍,在文化上来说并不可耻。

暗鸦用鸟喙整理了下黑色的羽毛,继续将目光放在和尚的身上。

“汪,怎么在这里看到你了。”

就在暗鸦履行职责的时候,一只杂毛狗也窜到了房梁上。

好端端一个狗不走狗洞,偏偏学着猫走房梁。

“……”

暗鸦的眼神连变化都没有,就当做没有听到小q的话。

“唉,可惜啊,本大爷还以为你是个能说话的,没想到也是个听不懂人话的蠢货。”小q叹了口气,“看来还是我太优秀了,这天下间没有能与我比肩的存在——我想要的是能对话的爱情,不是被颜值所主导的生理冲动啊。”

“能闭嘴吗您?”

“嗯?卧槽,你会说话!”

“……”

“再说一句试试!”

“……”

看到僧人离开,暗鸦立马振动着翅膀飞了过去,只留下小q怀疑狗生,它以前可一直当这乌鸦不会说话,几次三番的用言语调戏,这……似乎是它被当做猴戏看了啊。

…………

静冈县,伊豆半岛,伊东市。

以东京都怪物般的经济体量,整个静冈县都是东京的后花园,虽说受到超自然的影响,即使是前所未有的十天连休外出旅游的人也大大减少,但赶到伊东这里泡温泉的游客还是络绎不绝,泡温泉可以说是岛国人的必备技能了。

同样的,伊东旅店的住宿费用也比平常上升了两三倍,有钱不赚王八蛋,伊东居民几乎都指望旅游赚钱养家了,而也依靠着温泉旅游,明明是个乡下地方,伊东的房价比之东京一些下町的区也不罔多让。

“大海啊!”

歌原美夕欢欣雀跃的从班级队伍脱离出来,奔跑了几步后脸着地的趴在沙滩上。

“小心沙子里有东西。”美沙上前抓住歌原美夕的手一把拉了起来。

倒在沙滩上,结果被沙子中的尖锐物品划破皮肤的事情可不少。

东京虽然沿海,但却没有多少优质的沙滩,追求高质量看海的话,东京人一般是到伊豆或者湘南的沙滩,其中尤以湘南沙滩最优,不用想,湘南沙滩这个时节早就已经人山人海,下海不是在泡海水,而是一群人乌央乌央的煮饺子。

“哦,都是高中生啊。”

“牙白,这就是东京的女孩子吗,和伊东完全不同。”

“敢不敢上去搭讪。”

“找死啊,没看到她们老师都在旁边的吗。”

虽然不能上前搭讪,但这阻挡不了他们散发旺盛荷尔蒙的行动,几个男人在沙滩上刻意的显示着自己的古铜色肌肤,更有甚者几个人拿着精油就推起来,阳光反射之下自己的皮肤和肌肉轮廓更加明显了。

“快看快看。”

几个润德女高的学生捂嘴指着那几名伊东的男性。

发现女子高中生看过来了,这群男性更加来劲了。

“乡下猴子原来都是这样的啊。”

“黄色内裤的那个好像狒狒。”

“哈哈哈。”

昆娜等人就没有那么好运能躺在沙滩上看海了,所有人的精力都放在了美沙的身上,从被关在实验室到外出猎杀再到上学,昆娜不由生出了一种中年大妈看着自己尼特族自闭症的儿子逐渐走向社会的欣慰感。

全员精英真的成为了望月骨女的贴身管家团队了,从阿妹莉卡来的她就是这支管家团队的大管家。

一行几人在沙滩就近的地方停下车,就当做是用眼睛来体会沙滩的美好了。

润德女高的学生们下午在沙滩,晚上则是回到住宿的旅馆,到时候他们这支团队也会在旅馆中开几间房,有时间的话应该会轮流去温泉泡澡,希望能用温泉来抚育满身的疲惫吧。

“昆娜小姐听过伊豆的故事吗?”一名留着背头,模样有几分帅气的岛国安全部门的情报员回到了车队,他从沙滩旁的商铺里买来了几份饮料和冰激凌。

“伊豆的故事?”昆娜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虽然身上流着一半的岛国血,也会说岛国话,但从文化上昆娜从不把自己当做是岛国人,当然如果是为了升职加薪的话,她不介意利用下自己混血儿的身份装作两国间的文化桥梁,“多少钱?在景点买东西挺贵的吧。”

“不用,这是我请大家的,大家来到我老家这里,怎么能让大家破费呢。”岛国情报员笑了声,嘴上说着的是大家,但其实一双眼睛全放在了昆娜的身上,“伊豆舞女,川端康成写过的故事。”

伊豆舞女虽然成书不过百年,但在岛国影响极大,就影视改编程度来说,差不多等同于华国的金庸名著,每几年就会重新翻拍一次,近几年虽然不会再拿着这个大家都看吐的剧本拍摄新的电视剧,不过电影倒是依然还有,各种文化变体更不用说了。

嗯,以伊豆舞女为蓝本的某些漫画就更多了。年轻恋人相爱,最后迫于贫穷无势,暧昧的情愫始终无法开口相爱,少男在床上幻想着女生在床上被……流下贫穷心酸的泪水。

“相传是一个旅行到此的青年看到了十四岁的舞女,两人一见钟情互有情愫,可奈何现实的残酷,最后的结局是两人就此别过再不相见。”

“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但说不定川端康成真的在现实经历过呢,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已经无从揣度了,不过我们伊豆人一直人认为这件事是真实发生过的。”

讲到最后,这位情报员用灼灼的目光看着昆娜:“这种喜欢却无法传达到的情愫真是让人惆怅啊。”

“哦。”昆娜喝着手中的饮料,连眉毛都没有抬一下。

这蠢家伙是在拐弯抹角骂她是舞女?8)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