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惊雷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迷茫

惊雷 只爱煞英雄 2694 2019-05-15 19:21

羽生次郎厉害在什么地方?

挑选的人,出其不意。

谁能想到,羽生次郎居然会让桥本健次,这样一个不专业的人,来执行这个任务。

余惊鹊反正是没有想到,来之前,余惊鹊一直以为今天是自己对付桥本健次的一天,谁能想到是反过来了。

其次就是行动的安排。

余惊鹊今天来找桥本健次,这连桥本健次都不知道。

余惊鹊的就近原则,饭店算是余惊鹊选的。

这些都被羽生次郎给算到了。

其实想一想,确实是有迹可循。

毕竟余惊鹊来找桥本健次,不想引人耳目,那么肯定是就近原则,总不能带着桥本健次,跑来跑去吧。

而且要挑选饭店,你肯定要找有清酒的店,那么其实范围就很小心了。

至于桥本健次带着进入包间,这不是重点。

看到自己过来,余惊鹊相信,饭店的人也会告诉自己,就剩下那么一间包间了。

羽生次郎的提前准备罢了。

可是又让你意想不到。

回到家中,季攸宁和余默笙都在,余惊鹊笑着说道:“吃饭了吗?”

“吃了。”季攸宁说道。

之前两人总是等余惊鹊回来吃饭,所以今天去见桥本健次前,余惊鹊特意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先吃饭。

并不是说家里的电话就不能用,我给自己家里打个电话,让先吃饭,难道还能有问题吗?

家里的电话,你一直不用,难道不奇怪吗?

所以今天季攸宁和余默笙,就没有等着。

余默笙开口问道:“聊的怎么样?”

之前余惊鹊就说了,要找桥本健次,打听一下有关纸鸢的消息。

今天余惊鹊打电话回来说不回来吃饭了,那么大概率就是去找桥本健次了,所以余默笙现在有此一问。

余惊鹊坐下之后,一脸纠结的说道:“现在我很迷茫。”

“怎么了?”季攸宁关心的问道。

余惊鹊将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季攸宁和余默笙。

季攸宁忍不住说道:“还好你反应过来了。”

“这就要多谢你了,提醒我小心行事,三思而行。”余惊鹊笑着对季攸宁说道。

余惊鹊的夸奖,让季攸宁挺不好意思的,扭头偷偷看了余默笙一眼。

余默笙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两个人,在自己面前,那些眉来眼去什么的,余默笙表示自己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过余默笙也觉得,今天余惊鹊确实表现的不错。

恐怕羽生次郎,都不知道纸鸢对余惊鹊有多重要。

羽生次郎用这样的办法试探,只是觉得,如果余惊鹊是军统,那么纸鸢是军统的重要人物,余惊鹊会忍不住打听。

其实纸鸢,不仅仅是军统的重要人物,对余惊鹊更是有特殊意义。

其实羽生次郎这歪打正着的试探,是神来之笔。

可惜就可惜在,余惊鹊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的神来之笔,也没什么用处。

“羽生次郎这个人,看起来好像人畜无害,但是暗地里面,手段挺多。”季攸宁说道。

季攸宁说的不错,羽生次郎看起来对余惊鹊确实很好。

还帮余惊鹊做了特务科的科长。

但是羽生次郎这个人,试探就是那种暗地里面,默默进行。

你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羽生次郎就怀疑你怀疑到了,要试探你的地步。

药品的事情,羽生次郎在余惊鹊面前表现出来的态度,仅仅只是轻微的怀疑。

余惊鹊甩锅成功之后,认为自己就没有问题了,就算是羽生次郎要调查,余惊鹊也会配合调查。

可是羽生次郎居然是已经怀疑到了,要试探的地步,这他可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这老狐狸,坏得很。”余惊鹊说道。

“不过这一次虽然惊险,但是这一次之后,你的嫌疑,就可以排除了。”余默笙说道。

羽生次郎的计划越好,那么余惊鹊度过这个计划之后,就越清白。

恐怕羽生次郎也认为,自己让桥本健次试探,让余惊鹊挑选时间和地点,怎么可能会让他知道,有监听设备的事情呢?

而且桥本健次和浅草秀一的关系好,或许只是浅草秀一不愿意让桥本健次说消息呢?

这样的情况下,余惊鹊都能度过难关,那么清白肯定是毋庸置疑了。

余惊鹊现在确实清白了,而且是非常清白。

可是余惊鹊开心不起来,原因是什么?

余惊鹊刚才已经说了,那就是迷茫。

余惊鹊现在非常迷茫,他根本就不知道,桥本健次和浅草秀一,究竟是有了发现,还是没有发现。

这个问题,余惊鹊也说出来了,想要大家集思广益一下。

余默笙率先开口说道:“这个就不好说了。”

“之前我们认为,他们是一定有发现,现在看来,好像只是想要试探你罢了。”

季攸宁也跟着开口说道:“我认为我很小心,没有暴露什么东西,之前说敌人掌握了线索,我还郁闷了很长时间。”

“要是按照你现在的说法,我也觉得,敌人是骗你的,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

这不是自大自信的问题,季攸宁和余默笙是根据分析,认为敌人没有发现,只是为了骗余惊鹊罢了。

那么余惊鹊是这样认为的吗?

余惊鹊其实也可以这样认为,但是问题就是,牵扯到了季攸宁,余惊鹊不敢轻易的下结论。

“不好说,我唯一担心的就是,我们判断他们是为了骗我,没有任何发现,从而放松了警惕。”

“但是其实他们真的有发现,那么到时候我们一定是措手不及。”余惊鹊将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

“如果你这样想的话,我们就按照之前的计划来就行了,默认敌人有发现。”余默笙认为,现在只能这样了。

余惊鹊却摇头说道:“之前的计划,不仅仅是认为敌人有发现,我们要小心应对。”

“而是我要从桥本健次这里打听到消息。”

“可是现在,就算是敌人真的有计划,我也打听不到了,这对我们的计划,是非常有影响的。”

之前的计划,心里认为敌人有发现,余惊鹊从桥本健次这里冒险打听消息。

可是现在呢?

你还是心里认为敌人有发现,但是你还能打听消息吗?

你已经不能了。

这个影响,难道对你还不够大吗?

季攸宁在一旁说道:“或许就没有发现呢?”

季攸宁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只是余惊鹊说道:“无非就是一半一半,但是我不敢赌另一半。”

8)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